荣宠一时的戚夫人为何凄惨收场?云顶娱乐

戚美人年不满二十,擅跳“翘袖折腰”之舞。舞时只见两只彩袖凌空飞旋,娇躯翩转,甩袖似轻云舒展,折腰如杨柳随风,且花样繁复,极具韵律美。戚美人还长于鼓瑟。那节奏分明、情感饱满细腻的演奏,刘邦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随声唱和。

在最初和项羽的几次对阵中,刘邦一败涂地。彭城一战,刘邦联军五十六万军队被项羽率三万精兵打败,刘邦的父亲、老婆都成了项羽的俘虏。丢掉了老父亲,刘邦可能有点不舒服;可没有了老婆,刘邦却不急,因为他意外地得到了美人。那位美人,姓戚名懿,日后常被人称为“戚姬”或“戚夫人”。

戚美人给战事不顺、东奔西跑的刘邦以莫大的慰藉,让他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人生乐趣。刘邦恨不能时时刻刻把戚美人拥在怀中。

刘邦连饮数杯,愁肠渐放,委婉问戚女是否许人。

明争暗斗埋下祸根

老人说:“尚未。前有一相士说小女颇有贵相,今日大王到此,莫非前缘注定,应侍大王巾栉,未知大王尊意如何?”

戚美人产下一子。刘邦非常高兴,取名如意。刘邦常说:“这个孩子像我,甚合我心意。”

刘邦大喜,当下解下玉带作为聘礼。老人再唤戚女出拜。戚女羞答答地接过玉带,然后用纤纤素手斟酒奉献刘邦,刘邦一饮而尽。透过迷濛的双眼,刘邦看到了一朵含苞的花朵,在悄悄绽放。

刘邦称帝后,立吕雉为皇后,吕后所生之子刘盈为太子;封戚美人为夫人,刘如意为赵王。

戚美人年不满二十,擅跳“翘袖折腰”之舞。舞时只见两只彩袖凌空飞旋,娇躯翩转,甩袖似轻云舒展,折腰如杨柳随风,且花样繁复,极具韵律美。戚美人还长于鼓瑟。那节奏分明、情感饱满细腻的演奏,刘邦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随声唱和。

吕后老谋深算,心计颇深。当刘邦对如意的夸奖之词传入她的耳朵里之后,吕后凭自己的政治嗅觉,隐隐感到了一种迫在眉睫的危机:老色鬼要废长立幼了。的确,刘邦在夸如意的同时,还说:“太子刘盈秉性柔弱,不若如意聪明,性格一点都不像朕。”这让戚夫人看到了希望。于是,她夜夜在刘邦的耳边吹风,要求立如意为太子。

戚美人给战事不顺、东奔西跑的刘邦以莫大的慰藉,让他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人生乐趣。刘邦恨不能时时刻刻把戚美人拥在怀中。

两个女人,为了各自的儿子,也为了自己日后的荣华富贵,在皇宫内外,暗暗地进行着角逐。

明争暗斗埋下祸根

吕后知道自己人老珠黄,要让刘邦改变态度,只能借助外力;戚姬清楚自己千娇百媚,要打动刘邦,只能靠自己的魅力!

戚美人产下一子。刘邦非常高兴,取名如意。刘邦常说:“这个孩子像我,甚合我心意。”

刘邦左右为难,摇摆不定。最后讨好戚夫人,决定改立太子。

刘邦称帝后,立吕雉为皇后,吕后所生之子刘盈为太子;封戚美人为夫人,刘如意为赵王。

一天临朝,刘邦提出改立太子。群臣听后,都很惊骇,黑压压地跪了一地,同声力争。都说立嫡以长是古今通例,且东宫册立有年,并无过失,不可无端废黜。刘邦不听,喝令侍臣立刻草诏。

吕后老谋深算,心计颇深。当刘邦对如意的夸奖之词传入她的耳朵里之后,吕后凭自己的政治嗅觉,隐隐感到了一种迫在眉睫的危机:老色鬼要废长立幼了。的确,刘邦在夸如意的同时,还说:“太子刘盈秉性柔弱,不若如意聪明,性格一点都不像朕。”这让戚夫人看到了希望。于是,她夜夜在刘邦的耳边吹风,要求立如意为太子。

朝堂之上,死一般沉寂。蓦地,听得一声大呼:“不、不……不可!”原来是口吃的御史大夫周昌在力争。刘邦问:“你只说不可两字,究竟是何道理?”周昌越急越说不出话,面上忽青忽紫,好一会儿才挣出数语:“期、期知不可行。陛下欲废太子,臣期……期、期不奉诏!”刘邦忍不住大笑起来,满朝大臣听他“期、期”的声音,也大笑不止。刘邦在笑声中宣布退朝罢议。

两个女人,为了各自的儿子,也为了自己日后的荣华富贵,在皇宫内外,暗暗地进行着角逐。

退朝以后,戚夫人大失所望。刘邦说:“朝臣无一赞成,即使强行改立,如意也不能安于其位,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吕后知道自己人老珠黄,要让刘邦改变态度,只能借助外力;戚姬清楚自己千娇百媚,要打动刘邦,只能靠自己的魅力!

吕后心绪不宁,寝食不安,于是求教于张良。张良出计,让吕后请出“商山四皓”,以显示太子在朝廷中的地位坚如磐石。所谓“商山四皓”,就是商山之中的四位白发隐士。他们先后为避秦乱而结茅山林。刘邦曾力请他们,可他们不肯出山。

刘邦左右为难,摇摆不定。最后讨好戚夫人,决定改立太子。

一日,刘邦置酒宫中,召太子侍宴。刘邦见太子身后的四个白胡子老头,很是诧异。当得知他们就是“商山四皓”时,便对他们说:“朕曾经请你们出山,你们不肯,现在怎么肯帮助太子了?”

一天临朝,刘邦提出改立太子。群臣听后,都很惊骇,黑压压地跪了一地,同声力争。都说立嫡以长是古今通例,且东宫册立有年,并无过失,不可无端废黜。刘邦不听,喝令侍臣立刻草诏。

四人回答:“太子仁厚,礼贤下士。我们甘愿为他效命。”

朝堂之上,死一般沉寂。蓦地,听得一声大呼:“不、不……不可!”原来是口吃的御史大夫周昌在力争。刘邦问:“你只说不可两字,究竟是何道理?”周昌越急越说不出话,面上忽青忽紫,好一会儿才挣出数语:“期、期知不可行。陛下欲废太子,臣期……期、期不奉诏!”刘邦忍不住大笑起来,满朝大臣听他“期、期”的声音,也大笑不止。刘邦在笑声中宣布退朝罢议。

刘邦知道太子羽翼已成,已不可废,勉强喝了点酒,草草罢宴。回去后,无奈地对戚夫人说:“太子羽翼已丰,居然请来了商山四皓帮忙,废不掉了。”戚夫人哭着说:“妾并非定欲废长立幼,但陛下万年之后,妾母子的性命,必会悬在皇后手中。希望陛下曲意保全!”

退朝以后,戚夫人大失所望。刘邦说:“朝臣无一赞成,即使强行改立,如意也不能安于其位,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刘邦说:“我会设法,决不使你们母子吃亏。”戚夫人只好收泪,耐心等待。刘邦沉吟了好几天,也想不出一个万全之计。

吕后心绪不宁,寝食不安,于是求教于张良。张良出计,让吕后请出“商山四皓”,以显示太子在朝廷中的地位坚如磐石。所谓“商山四皓”,就是商山之中的四位白发隐士。他们先后为避秦乱而结茅山林。刘邦曾力请他们,可他们不肯出山。

母子别离夫妻垂泪

一日,刘邦置酒宫中,召太子侍宴。刘邦见太子身后的四个白胡子老头,很是诧异。当得知他们就是“商山四皓”时,便对他们说:“朕曾经请你们出山,你们不肯,现在怎么肯帮助太子了?”

刘邦清楚吕后和戚姬的争斗。他预感到,他死后得胜的一方,是不会放过另一方的。现在,既然改立太子已不可能,那日后得势的一方,肯定是吕后了。他要为他深爱着的美人和儿子安排一条活路。

四人回答:“太子仁厚,礼贤下士。我们甘愿为他效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