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品三国: 易中天品三国之第七集 深谋远虑

隋唐英雄如意

  董卓废立、袁绍另立、袁术自立,说明他们充其量不过是乱世枭雄,也反过来证明,只有曹操才是天才的政治家,因为只有曹操才在这个混乱的时代采取了一种成本最低、效益最高的政治策略。这是一种什么策略?曹操采用这一策略背后的玄机又是什么呢?《易中天品三国之深谋远虑》将为您讲述。

曹操割发代首的故事很多人知道,说的是他军纪严明,令行禁止,任何人都不能够例外。实际上,曹操在年轻时为官,也是执法严格,无论是豪强还是宠臣,都对他畏之如虎,没有人敢去惹他。这样的人,一般都会招致忌恨。曹操所任的郎官是皇帝宫殿门户的守卫者,所得罪的人都是达官贵人,这些人在他的上司直至皇帝面前说他的坏话是免不了的。但曹操不是一个一般的人,因而在他身上也就发生了不一般的事情,人们不但没有诋毁攻击他,反而共同称赞他,推荐他升官。曹操还真的为此当官,成为顿丘这个地方的长官。

  易中天:

图片 1

  在上一集我们讲了当时的乱世枭雄们对待皇帝的三种态度和做法,第一种是董卓的,叫做废立,就是把现任皇帝废掉然后再立一个皇帝;第二种是袁绍的,叫另立,就是在现任皇帝之外他另外再立一个皇帝,当然这个没有得逞,未遂;第三种是袁术的做法,叫自立,自己当皇帝,失败了,那么这三种态度和做法他们共同的问题是成本高、风险大、效益低。相比较而言曹操就高明多了,曹操他不换皇帝,他利用这个现成的皇帝,而且把这个皇帝客客气气地供奉起来,利用皇帝这张牌来号令天下、号召诸侯,这个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实这个说法是可以讨论的,曹操本人和曹操集团的人从来没有说过“挟天子以令诸侯”。

  *
在《何去何从》一集中,易中天先生告诉我们,曹操的谋士毛玠曾经向他提出了一个建议:“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畜军资”,曹操采纳了谋士毛玠的建议,并予以实施。也就是说,曹操的路线和策略是“奉天子以令不臣”,而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么,“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一说法又是怎么来的呢?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个说法是人家说曹操的,比方说诸葛亮就说过这个话,他的说法是“挟天子而令诸侯”,但意思一样的。也就是说“挟天子以令诸侯”这话是曹操的敌人说他的,敌人的话不怎么靠得住吧!那么“挟天子以令诸侯”有没有人说过呢?有,谁呢?袁绍的谋士沮授,叫做“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可是袁绍手下其他的谋士不赞成,说这个皇帝现在是个废物啊,这么一个废物你把他接到我们这儿来干什么呢?你是朝拜他呢还是不朝拜他呢?你是请示他呢还是不请示他呢?那你肯定要朝拜、要请示,我现在把他弄来以后大事小事我都要跟皇帝请示,皇帝万一意见和我们不一样怎么办呢?我是听他的呢还是不听他的呢?我听他的显得我们没分量,我不听他的我不又是违法吗?算了算了。袁绍怎么想呢?袁绍一想,这现任皇帝那是董卓扶起来的,而且董卓要废立皇帝的时候我袁绍是不干的,我现在又去尊奉他,我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吗?当然我现在又不可能把我主张的那个皇帝再扶起来,那个已经被董卓谋杀了,拉倒吧。那么这个事情袁绍一犹豫,曹操就抢先了一步。

  *
公元196年,被董卓劫持到西安的汉献帝在董卓死后,历尽千辛万苦,又回到了当时的首都洛阳。这时的洛阳已经是一片废墟,破败不堪,在洛阳,皇帝和百官的饮食起居甚至形同乞丐。曹操在得到这一消息后,果断地采纳谋士毛玠“奉天子以令不臣”的建议,想方设法把皇帝从洛阳接到了自己的根据地许县。

  曹操把汉献帝接到许县以后,立即就把自己的行辕腾了出来作为皇帝的行宫,客客气气地供奉起来,礼仪、礼节那是非常地到家,绝不像西北军阀那样子无法无天、吆三喝四。当年皇帝在从长安迁到洛阳的路上,每天他也是上朝的哩,就找一个农民的院儿,往当中一坐,大家都来行礼如仪。那些西北军的军阀、军官和士兵们都在农家院外面看着闹,啊,这皇帝上朝是这样的。这种事情到曹操这里是没有的,曹操完全按照汉官威仪、大汉王朝的礼仪中规中矩地来供奉这个皇帝,而且安排皇帝生活的时候做得非常地周到和细心,很像一个大管家的样子。最让皇帝感动的是什么呢?是曹操送来了大量急需的生活用品,你要知道这个皇帝他是个逃难的,他可能脸盆都没有,曹操把所有的这些东西都送来了,然后上了一份奏折,叫做《上杂物疏》。《上杂物疏》怎么说呢,说陛下,现在臣献上来的都是当年先帝赐给臣祖父和父亲的,御用的器皿,这些器皿臣的祖父和臣的父亲放在家里从来就没敢用过,那是先帝的恩德,我们是供奉在家里的,现在臣觉得应该还给皇上了。

  这一手是做得非常漂亮的,我们知道做人情的诀窍在什么地方?做人情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让对方觉得你在做人情,不要让对方觉得欠了你的。我们很多人不会做人情,钱也没少花,还老提醒人家,你看我送了你什么东西啊。那么在这个时候皇帝已经是跟叫花子差不多,有人给他他就很感谢了,当然他还得摆个架子。那么其他的军阀有没有送东西的?有,叫做孝敬,但是你再孝敬那也是我孝敬的,这东西还是我的;曹操说这东西都不是我的,这东西本来就是皇上的,现在我是还给皇上,我是还东西,不是送东西。这样表面上看曹操一点人情都没有,皇帝用起来当之无愧、理直气壮,大家想想这是种什么样的心理感觉。汉献帝虽然是个傀儡皇帝,他不是糊涂人,他是明白人,他马上就明白了曹操的这样一份用心。当然这个时候我估计汉献帝是从好的方面去理解的,怎么理解的:大大的忠臣,这是天底下最难得的忠臣,看来我们汉家的这个国运恐怕是要仪仗曹某人了。这是我猜测的,我觉得这个猜测还是合逻辑的,他会产生这样一种感动和这样一种想法。

  *
曹操的殷勤让汉献帝十分感动,他任命曹操为大将军,这虽然是虚衔,但曹操得到了一面在当时看来是正义的旗帜。做事情师出有名,在政治上大大地捞了一把,这让其他诸侯十分眼红。那么,当时实力强大的诸侯袁绍又是如何对待这件事情的呢?

  袁绍这个人的特点是什么呢?是反应慢,我们将来讲官渡之战的时候我还要讲这一点,袁绍和曹操比他的反应总是晚半拍。曹操一抢先袁绍反应过来了,反应过来以后仗着他人多势众,他也提出来说他也要迎奉皇帝,他说皇帝不能住在洛阳,洛阳已经被董卓毁掉了;也不能住在许县,许县那个地方不好,地势很低,很潮湿,我们皇上住那儿不舒服,应该把他移到甄城来,就是移到袁绍的地盘来,准备和曹操共享这一张王牌。曹操听了以后肚子里好笑,我到手的肥肉说分一口给你,有这么好的事吗?嘴巴上不能这样说,于是曹操用皇帝的名义下一道诏书,一本正经地教训了袁绍一番,说袁绍啊,你确实兵多将广,你也确实实力雄厚,那么朕流离失所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来勤王啊?怎么一天到晚看见你不是发展自己的势力,就是攻击别人啊?你对大汉王朝的忠心何在啊?袁绍也清楚这个东西就是曹操写的,那不会是皇帝写的,但是是皇帝的名义盖了皇帝的印发出来,只好写一封检讨书。你说这不是政治上他又吃了一亏吗?

  曹操抢先一步把皇帝从洛阳迎奉到许县以后,大家才恍然大悟,说曹操没有吃任何亏啊!他得到了很多的头衔,得到了很多的封地,得到了很多人的拥戴,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一面在当时看来是正义的旗帜。曹操现在干什么事都显得理直气壮了,至少是“显得”,他动不动都可以用皇帝的名义来下命令,来出兵,他师出有名了,他堂堂正正了。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曹操奉天子之后,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政治上永远正确的这样一个不败之地,所有的政敌先不先,政治上先不正确了。当然了,按照中国传统政治的规矩,其他各路诸侯也可以提出一个口号,叫做“清君侧”,那皇帝身边有小人呐,小人就是曹操啊,我们去把他除了。那总不如曹操用皇帝的名义直接下诏,说你就是小人,它来得便当嘛。所以现在曹操不管干什么事情,是打击他的敌人也好,是任命他的亲信也好,他都可以用皇帝的这样一个名义,一个在当时看来正当的名义。因此在这一点上,曹操所有的敌人政治上矮了一头。后来就连诸葛亮作《隆中对》的时候跟刘备他也说了一句话,他说曹操“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就是这一点我们确实是抵抗不了,诸葛亮都说抵抗不了。所以曹操这个举动在政治上大大地合算。

  实际上我们看,毛玠的建议和沮授的建议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样的,毛玠的建议是“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畜军资”,一条是尊奉天子,一条是发展实力;沮授的建议是什么呢,“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你仔细一咂摸,这两条建议的格调是不一样的,毛玠的建议比沮授的建议格调高得多,高在哪里呢?他是奉天子,不是挟天子,“奉”是尊奉,是维护;“挟”是挟持,是利用,这岂可同日而语啊!所以格调上曹操就高了一招。即便我们退一万步说,就算曹操的想法和袁绍一样,或者说毛玠的意思和沮授一样,也是利用先任皇帝,那你先把这个牌拿到手,它在策略上也高了一招啊。王牌只有一张,谁抢先拿到手谁就是王,可惜袁绍不听。

  *
曹操抢先在袁绍的前面将皇帝迁到了自己的地盘,就可以利用皇帝这张牌来发展自己的力量,号令不肯臣服的诸侯。小说《三国演义》中也提到皇帝迁到许县后,朝廷大小事物都有曹操决断。那么在真实的历史中,通过尊奉天子,曹操真的能够顺利发展自己的力量,号令那些不肯臣服的诸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