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在宋代文人笔下的禽兽怎么说成是情义无价?

图片 1

耍猴在汉代就有,据说在河南新野,曾有一个专门敬猴神的庙。但猴从山野走向城市,则与当“弼马温”有关。早在很久以前,人们习惯将山野猕猴抓来拴在马厩旁来防避马瘟,所以后来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当“弼马温”,应该就是“避马瘟”的谐音。到了隋唐一代,骑马的多了,很多人家的马厩里都喜欢养猴子,结果耍猴的把戏也大行其道,到唐末,有一个耍猴人竟因猴耍的好,被皇帝封了五品官,而更奇的是,这只特别的猴子很“忠心”,最后竟死在了反叛者手上。

宋人江休复在其笔记《醴泉笔录》中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唐末昭宗李晔在位时,眼见藩镇势力逐步壮大,唐帝国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作为傀儡皇帝,昭宗一言一行都得看大军阀、混世魔王朱温的眼色行事,于是昭宗在寂寞空虚的日子里就以豢养猴子,玩猴和流连猴戏聊以度日,也许是日子久了,人猴之间有了感情,也许是因为昭宗身边都是朱温耳目,连个值得信赖的亲信都没有,昭宗就把一只最喜欢的猴子当做心腹看待,给它穿上最鲜艳的衣服,让它侍立于自己的身边装模作样,甚至给这只猴子加官进爵,并赐其封号为“孙供奉”。可怜这位末二代皇帝,整日里提心吊胆,因为人心叵测,居然把一只禽兽当做了自己的知心朋友。

这只猕猴出现在唐代末年,靠宦官扶上皇帝宝座的昭宗李晔一上台,就准备将势力过大的宦官集团铲除掉,后好不容易达到了目的,不料却又沦为藩镇节度使的提线木偶。有一次,驻扎在陕西西部的李茂贞率军发动叛乱,结果唐昭宗就被赶出宫,随他一起出逃的,还有一个耍猴的伶人,叫孙朝奉,他带的一只猕猴,机敏通人性,不仅能戴帽穿靴,随班起居,还能执鞭驱策,取悦百官。因此,唐昭宗很喜欢这只聪明的猴子,有一次一高兴,竟然赐弄猴人一件绯红袍子,要知道,唐代五品以上的官员才能穿这种服色的衣服,故此事一传开,便引来舆论大哗,原本就对常年落第愤愤不平的诗人罗隐写诗讽刺道:“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何如买取猢狲弄,一笑君王便著绯”。可见,一只猴子竟然也有如此的影响力。

后来政治野心极大的朱温干脆撕下了自己温情脉脉的面纱,残酷的杀害了唐昭宗和他的儿子哀帝李柷,自己登极做了后梁太祖,就在朱温对外宣称自己是受了禅让而坐上了皇位的登极大典上,这位篡党夺权的哥们儿不知是犯了哪根神经,还是为了表示对前朝皇帝喜爱的这只禽兽的假惺惺尊重,居然在大摆宴席,接见前唐臣子们以示尊荣的喜庆日子里,将这只猴子也做为贵宾牵引到自己身旁安位落座,这只颇通人性的猴子扫视了一眼殿堂,瞧见经常座在龙椅上的主子爷换了别人,立刻就从坐位上弹起,神情激愤,奔走号泣,并且数次三番作势欲扑向朱温,以剥夺其身上色彩明艳的龙袍,朱温大惊失色之下杀心顿起,命令手下人将此猴斩首示众。

后来局势变坏,唐昭宗被朱温裹挟到了东都洛阳,但即便如此,他还将这只猴子带在身边,陪他嬉戏取乐;再后来唐昭宗被杀,这只猕猴就归了朱温所有。可奇怪的是,这只猴子一直很“忠心”,并不愿跟朱温玩,还多次把他当仇人一样进行攻击,于是,有天朱温一生气就把它杀掉了。猴子死后不久,唐哀宗即位,没几年大唐王朝便走到了历史尽头……。

禽兽尚且恋主,猴子有时比人强,前唐一干大臣们面对猴子大闹宫殿的情形皆面面相觑,在这只疯狂的猴子面前,众人无不愧疚汗颜。可怜唐昭宗穷途末路赴难之时,那些食唐禄享唐俸的大臣们都只顾自保,贪图荣华富贵,而无人为前朝尽忠尽节,恰恰是一只猴子给前朝贰臣们上了一堂无比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猴子殉节而死,也不枉唐昭宗宠爱一时。猴子能做到的,为什么人不能做到?因为人性远比猴性复杂,人为自身计往往考虑的太多。作者借这只猴子颂扬了北宋时期世人所欠缺的忠义气节,也使这只猴子“流芳百世”,而这只猴子亦在清初反证了晚明重臣洪承畴和士大夫钱谦益等人的贪图富贵和卖主求荣,且成为其终生寝食难安的一个心结。而明代吴承恩笔下出现的那位嫉恶如仇,爱憎分明的美猴王,未必不是缘于唐昭宗这只猴子的启示。

图片 2

无独有偶,宋人邵伯温在《邵氏闻见录》中也记载了类似两则有关禽兽重情重义的趣闻,话说有一关中商人,偶然于陇山之中得到了一只鹦鹉,这只鹦鹉会说人话,商人非常钟爱,但是有一天,商人因事被牵连含冤入狱,数日后才得返还家中,心中犹忿忿不平。鹦鹉对他说,郎君你不要因怨生恨,你只不过在狱中呆了数日,就觉得失去了自由,生不如死,而我呢?被囚禁于笼中已经数年了,又奈之如何呢?商人被鹦鹉所言感化,虽然极其舍不得把这只聪明伶俐的鹦鹉放归山林,但还是携带着鸟笼赶往陇山中,挥泪忍痛割爱送归。自此以后,每逢商人与朋友从陇山经过时,这只非常重情义的鹦鹉必定会闻声而来,栖息在枝头,轻声问侯:郎君别来无恙否?以此感谢商人对自己的放生情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