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张闻天向毛泽东交权始末:让位曾未被接受


时间:2012-10-31 12:35:23 来源:不详

图片 1
姓名:王稼祥 国籍:中国.安徽省泾县 年代:1906.8.15-1974.1.25
职位:中国共产党杰出的领导人

本文摘自《红墙大事》作者:张树德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 季米特洛夫[注:
格奥尔基·季米特洛夫,着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活动家。共产国际执委会总书记、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总书记、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总理。]随后又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应该告诉中国共产党的全体党员,全力支持毛泽东同志为党的领导人,他是一位在中国革命的实际斗争中锻炼出来的领袖。”
1936年12月初,中共中央决定将政治局委员王稼祥送到苏联去,彻底治疗他的伤病。到达莫斯科后,王稼祥一边治病,一边肩负着党的重任,向斯大林和共产国际[注:
共产国际即第三国际。列宁领导创建的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团体的国际联合组织。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第二国际破产,十月革命的胜利,促进了各国共产党的建立,客观形势要求建立新的国际组织。]汇报了中国共产党的目前状况,介绍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所坚持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确路线。1938年8月,王稼祥带着共产国际关于确认毛泽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指示回到了延安。在落实共产国际这一指示、向毛泽东移交最高权力[注:
一部有趣又深具启发性的小说。哈里斯对于罗马时而迷宫般、时而死寂的政治场景的描述,可说是迷人又有意义的,而情节的安排则是那么冷酷无情。]的过程中,原中共中央负责人张闻天体现了一位真正的革命家的高尚胸怀。
季米特洛夫表示,全力支持毛泽东
在苏联期间,斯大林接见了王稼祥。王稼祥简要地向斯大林介绍了中国共产党,特别是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政策方针,还说:“毛泽东同志的主张,已经为实践证明是完全正确,很有成效的,我们全党、全军和全体爱国人民,都支持并拥护毛泽东同志的正确领导。”斯大林听完作了结论:“共产党人不必担心在民族斗争的浪潮中会被淹没掉,而应该积极参加和领导这场斗争,在伟大的斗争洪流中,显示自己的力量和作用。这就是我的看法。”
当时王稼祥还问共产国际执委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有什么意见,季米特洛夫说:“我没有什么新的意见,斯大林同志的意见很正确,大家应该很好地领会和贯彻。”
随后,他又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应该告诉中国共产党的全体党员,全力支持毛泽东同志为党的领导人,他是一位在中国革命的实际斗争中锻炼出来的领袖。”
季米特洛夫说完这段话,又马上补充一句:“也应该告诉王明同志,不要再争吵了!”他接着说:“中共团结才能建立信仰。在中国,抗日统一战线是中国人民抗日的关键。统一战线的胜利是依靠党的一致与领导者间的团结。”
最后,季米特洛夫又说,他今天说的这些话,责成王稼祥回国以后向中国领导转达。
王稼祥说:“感谢国际执委会和您的信任,我一定牢记您的指示,保证负责传达。”
1938年8月,中共驻共产国际的代表王稼祥带着共产国际的新指示回到延安。
王稼祥一到延安,毛泽东就找他作了长谈,关切地询问了他的身体状况,在苏联以及回国路上的情况。王稼祥一一作了回答,首先将共产国际的重要文件,以及由苏联带回的武器物资清单当面交给了毛泽东,然后郑重地将季米特洛夫代表共产国际作出的口头指示,作了认真的传达和必要的说明。毛泽东与其他领导同志商定,由王稼祥在中央的会议上,正式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
9月14日至27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第一天,先由王稼祥传达了共产国际的指示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的意见。这些意见极为重要,第一是肯定了“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线是正确的”,第二是肯定了中共中央的领导机关“要以毛泽东为首”。
这就从根本上剥夺了王明以共产国际的“钦差大臣”自居,不断对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线说三道四的资本,为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的胜利召开扫除了障碍。
李维汉后来回忆:“季米特洛夫的话在会上起了很大作用,从此以后,我们党就进一步明确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解决了党的统一领导问题。”毛泽东也作过这样的评价:“六中全会以前虽然有些着作,如《论持久战》,但是如果没有共产国际指示,六中全会还是很难解决问题的。”
在9月24日的会上,毛泽东作了长篇发言,共讲了五个问题。他在讲话中充分肯定了共产国际指示对中共政治路线的估计是“恰当的和必要的”,“这种成绩是中央诸同志和全党努力获得的”。他认为,共产国际指示的要点,“最主要的是党内团结”。他在讲话中总结了抗战以来的经验,指出武汉失陷后抗日战争将开始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从军事意义上讲是相持阶段。党的任务是坚持抗战,坚持持久战,坚持统一战线,以团结全国力量,准备反攻。
毛泽东批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
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六届六中全会,在延安桥儿沟天主堂召开。这是1926年六大以来到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中央全会。
会议第一天,毛泽东、王稼祥、王明、康生、周恩来[注:
周恩来(1898年3月5日-1976年1月8日),字翔宇,曾用名飞飞、伍豪、少山、冠生等,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之一。]、朱德、彭德怀、博古、刘少奇、陈云、项英、张闻天被选举为全会主席团成员。
10月12日至14日,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向六中全会作《论新阶段》的政治报告。报告共包括八个部分:一、五中全会到六中全会;二、抗战15个月的总结;三、抗日民族统一战争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的新阶段;四、全民族的当前紧急任务;五、长期抗战与长期合作;六、中国反侵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运动;七、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八、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11月5日、6日两天,毛泽东在六届六中全会上作结论,着重讲了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战争和战略问题。他说:“为了长期合作,统一战线中的各党派实行互助互让是必需的,但应该是积极的,不是消极的。”他批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口号。“中国的情形是国民党剥夺各党派的平等权利,企图指挥各党听它一党的命令。我们提这个口号,如果是要求国民党‘一切’都要‘经过’我们同意,是做不到的,滑稽的。如果想把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均事先取得国民党同意,那么,它不同意怎么办?国民党的方针是限制我们发展,我们提出这个口号,只是自己把自己的手脚束缚起来,是完全不应该的。”
对于王明本人,毛泽东采取温和同志式的帮助态度,希望他能改正错误。毛泽东说王明在全会上已表示“完全同意各报告”,“王明在部分问题中说的有些不足或说得过多一点,这是在发言中难免的,这些问题已弄清楚了。王明在党的历史上有大功,对统一战线的提出有大的努力,工作甚积极,他是主要的负责同志之一,我们应原谅之。”
对历史上处理干部问题中的错误决定,毛泽东提出“应予平反”。他说:对萧劲光公审和开除党籍是“岂有此理”;对瞿秋白、何叔衡等的处罚“皆不妥当”;对邓小平的打击“亦应取消”;对陈毅、曾山、张鼎丞等所受的批评、处罚“皆应取消”;四方面军犯过错误的同志应与张国焘有区别;博古、罗迈只要承认错误“则无问题”。等等。

1906年

8月15日王稼祥出生在安徽省泾县厚岸村。

1922年

到安徽南陵县乐育学校求学。

1924年

春就读于安徽芜湖圣雅各中学。

1925年

5月领导同学参加反帝爱国运动。

8月进入上海大学附中部学习,担任学生会主席。

不久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

10月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1928年

2月加入共产党。

秋,考入苏联红色教授学院学习。

1930年

3月回国,在上海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干事。
 
1931年

1月出席中共六届四中全会。

同月任中央党报委员会秘书长,兼任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实话》总编辑。

3月离开上海前往中央苏区。

4月到达苏区中央局所在地,任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主任。

11月出席在江西瑞金召开的中国共产党苏区第一次代表大会。

同月参加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担任大会主席团成员。在会上当选为中华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外交人民委员。同时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

12月和刘伯坚、左权等指导宁都起义成功。

1932年

2月第一次以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主任名义发布通令。

1933年

4月在江西乐安县谷冈村参加全军青年工作会议时遭敌机轰炸,身负重伤。

1934年

1月在党的六届五中全会上增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2月主持召开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次全国政治工作会议。

7月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联名发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

10月被担架抬上了长征路。
 
1935年

1月参加遵义会议。支持确立毛泽东在党和军队的领导地位。会后,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3月中央政治局在贵州苟坝召开会议,决定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三人军事小组,负责指挥全军行动。

11月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

12月出席中央政治局瓦窑堡会议。

1936年

12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到23人,王稼祥为委员、总政治部主任。

1937年

7月到达莫斯科治病。

9月参加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

10月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会议上作关于中国状况和党的工作的报告。

1938年

7月回国前,同季米特洛夫谈话。回国后担任中共

中央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兼八路军总政治部主任。

9月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传达共产国际肯定毛泽东在党内领导地位的指示和季米特洛夫的意见。

9至11月出席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担任全会主席团成员、秘书长。在会上,再次传达共产国际指示并致闭幕词。会后长常驻延安,协助毛泽东处理军委的日常工作。
 
1939年

1月主持召开中央华北华中工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3月同朱仲丽结婚。

8月为中共中央起草《中央政治局关于巩固党的决定》。

1940年

2月在延安大生产运动中被评为特等劳动模范。

11月和毛泽东、朱德、谭政联名起草关于华北各部队任的指示。

1941年

1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团由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周恩来、王稼祥组成。军委实际工作由主席团办理。

7月与王若飞起草《中央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经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

8月成为中央书记处工作会议成员。

9月中央书记处通过并发出《关于高级学习组的决定》。毛泽东任中央学习组组长,王稼祥任副组长。

11月和中央军委参谋长叶剑英起草中央军委关于抗日根据地军事建设的指示。

1942年

4月在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和军委直属机关整风学习动员大会上作报告。

5月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
1943年

3月任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下设的宣传委员会副书记。

7月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2周年和抗战6周年,撰写《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一文,7月8日在《解放日报》发表。文中第一次提出“毛泽东思想”的科学概念并作了正确阐述。

1945年

6月毛泽东在七大第二十次会议上对王稼祥作了公正的评价。

1946年

在苏联治病。

1947年

5月回国到哈尔滨。担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委员、城市工作部部长。

1948年

6月起草中共中央东北局城市工作部文件《城市工作大纲》,系统阐述城市工作的观点和主张。

8月代理东北局宣传部部长。

194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