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34师前师长时念堂回忆给中央领导开专机那些年摘选


时间:2012-10-31 12:35:23 来源:不详

1941年,东北抗日战争进入极其艰难困苦的时期。日军为建立巩固的侵华后方基地,开始大规模实施归屯并户、坚壁清野、“匪”民分离等毒辣手段,对抗联部队进行梳篦式搜查,毁灭性扫荡,抗联部队有生力量大批减员。面对此情,抗日联军领导提出了“保存实力,培养干部,准备进攻,迎接全国抗战胜利”的方针。

空军34师前师长时念堂回忆给中央领导开专机那些年摘选
1941年东北抗日战争进入极其艰难困苦的时期。日军为建立巩固的侵华后方基地,开始大规模实施归屯并户、坚壁清野、“匪”民分离等毒辣手段,对抗联部队进行“梳篦式”搜查,“毁灭性”扫荡,抗联部队有生力量大批减员。面对此情,抗日联军领导提出了“保存实力,培养干部,准备进攻,迎接全国抗战胜利”的方针。根据这一方针,东北抗日联军陆续进入苏联境内整休。国内仅留几个小分队采取“化整为零,分散活动,寻找时机,主动出击”的斗争方式,依托山区,依靠群众,袭击日寇,扰乱敌伪统治。到1943年末,东北党组织决定,国内仅留于天放领导的20多人小分队坚持斗争,其余陆续进入苏联“野营”集训。
这一年的冬季特别严寒,敌人对于天放小分队的围剿也特别残酷血腥,敌人四处张贴告示,悬赏10万元捉拿于天放。为避开敌人的“讨伐”“围剿”,小分队放弃老金沟后方基地,进入靠近绥棱张家湾东南的原始森林,在原密营南的8公里处又建起一座新营。两个密营分别由于天放和孙国栋领导。他们以此为活动基地,秘密发展抗日救会组织,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斗争。
然而,就在小分队积极开展活动时,由于叛徒告密,这年底的12月11日凌晨,日伪“讨伐”队悄悄摸到新营,正好孙国栋出屋解手,埋伏的敌人开枪打伤他左臂。孙国栋见此,急忙组织战士突围,老董头等5名分队战士中弹牺牲,两名战士被俘[注:
被俘 拼音: 解释: 1.
战争中被对方活捉。如:被俘人员。-beifu]。为及时通知老营,孙国栋穿着单衣,趟着没膝深的积雪,在天亮前赶到老营。于天放当即决定撤离密营向中苏边境转移。
当他们赶到边界时,发现敌人在这里密集设卡,严密堵截,无法过江越界,只好又转移到绥棱分水山一带,在这里筑雪为营。到此时,小分队粮食已消耗殆尽,饥饿威胁着战士的生命。他们四处寻找粮食,后在拉山农民帮助下,获得一点粮食,度过最艰难的时日。
于天放为解决小分队吃粮,给绥棱县四井村伪村长写过一封信,奉劝他要有爱国之心,帮助解决些粮食,可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却把信交给了日寇。敌人如获至宝,立即组织讨伐队前去围剿。于天放对此早有防备,让敌人扑了个空。于天放估计敌人可能在分水山驻扎,及时派孙国栋、于兰阁重回分水山偷袭敌人。他们乘着夜色,向敌人帐篷发起进攻,手榴弹轰然爆炸,子弹像雨点般射向敌营,使敌军数十人丧命,取得大捷。
远在苏联“野营”的东北抗联领导周保中、李兆麟十分关心于天放小分队,他们指示北满省委书记金策派人回国接回小分队。张瑞麟受命带领6名战士,于1944年3月底,起程回国。他们在苏联边防军的帮助下,越过日军封锁线,直奔于天放的活动区域老金沟。按照约定联系办法,于天放应把活动地点写在纸上装到玻璃瓶内,埋到一棵大松树下。但找到了那棵松树,挖遍了树下周围,却没找到瓶子,联系线索中断了。张瑞麟决定扩大寻找区域,但在漫无边际的北国大地找到一支十几人的小分队,无疑等于大海捞针。况且又是在粮食断绝、敌人严密封锁的状况下进行。这期间,几次同敌人遭遇,先后牺牲2名战士,“野营”领导通过电台指示张瑞麟小分队返回苏联,两个多月的艰苦寻找,到此告一段落。
其实这时的于天放小分队陷入了艰险的危困之中。由于日伪军频繁“讨伐”,敌特分子四处侦查、叛徒汉奸助纣为虐,他们在密林中的活动受到极大限制。于天放在老金沟密营主持召开会议决定走出大山,发展抗日力量。1944年1月29日,他们与进山拉木头的绥棱县宋万金屯农民张录取得了联系,张录听说他们是抗联小分队,回屯动员亲戚、邻居,筹集到小米、米查子1000多斤,猪肉200斤,酸菜2桶,两日后秘密送到山上。
经过缜密调查,于天放认为张录老实厚道,具有强烈的爱国意识,便与张录关系密切起来,张家成了小分队的活动据点。于天放带领小分队在这里广泛接近贫苦群众,热情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进行爱国主义[注:
爱国主义是指个人或集体对自身所属国家的一种积极和认同的态度和行为。爱国主义包含了这样的态度:对祖国的成就和文化感到自豪;强烈希望保留祖国的特色和文化基础;对祖国其他同胞的认同感。]教育,于天放还编写《农民四季叹》歌词,由孙国栋谱上曲子,教农民传唱。同时在群众中秘密发展抗日救国会员,严惩作恶多端的伪警伪军,鼓舞[注:
鼓舞是苗族的一种民间舞蹈。苗族“鼓舞”有悠久的历史渊源。历史上有关苗族击鼓歌舞的文字记载,较早的可见于唐代。鼓舞的表演形式,]群众斗争士气。
1944年6月,于天放利用张录的关系,带领小分队转移到宋万金屯,以雇工名义开展活动。在这里于天放介绍小学教员王明德、兽医刘文祥等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了由7人组成的抗日救国会。
于天放住进宋万金屯之后,特别是张录家突然来了4名雇工,引起日伪当局注意。敌人为放长线钓大鱼,在宋万金屯收买了一个叫于山东子的人,以及经常到这一带打猎的王山东子。二人伪装积极,多次为抗联买过东西,骗取了小分队信任。
1944年12月19日,于天放在宋万金小学正同教师王明德交谈,叛徒夏振华带领众特务冲进来,枪口对准于天放,虽展开一场搏斗,但终因寡不敌众,于天放被捕。在于天放被捕之时,小分队成员于兰阁正从壕南场院往回赶,发现敌人包围了屯子,撤腿调头往壕南跑,当行至小红营林场时,误入特务据点,也遭逮捕。就在他们被捕的当天夜里,孙国栋在绥化九井子、杜希刚在绥棱小五部屯也先后被捕。至此,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先后有6名小分队主要成员被捕,几乎造成小分队全部覆灭。

根据这一方针,东北抗日联军陆续进入苏联境内休整。国内仅留几个小分队采取“化整为零,分散活动,寻找时机,主动出击”的斗争方式,依托山区,依靠群众,袭击日寇,扰乱敌伪统治。到1943年末,东北党组织决定,国内仅留于天放领导的20多人小分队坚持斗争,其余陆续进入苏联“野营”集训。

这一年的冬季特别严寒,敌人对于天放小分队的围剿也特别残酷血腥,敌人四处张贴告示,悬赏10万元捉拿于天放。为避开敌人的“讨伐”、“围剿”,小分队放弃老金沟后方基地,进入靠近绥棱张家湾东南的原始森林,在原密营南的8公里处又建起一座新营。两个密营分别由于天放和孙国栋领导。他们以此为活动基地,秘密发展抗日救拉会组织,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