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时期皖中地区财经工作的回忆


时间:2012-10-31 12:35:24 来源:不详

  中国革命战争:华中敌后战场的柱石新四军  华中敌后战场的柱石新四军  1937年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现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根据两党协议,在南方各省的中国工农红军和游击队于10月间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间称新四军),叶挺任军长,项英任副军长,张云逸任参谋长,袁国平任政治部主任;下辖4个支队,第1支队司令员陈毅(辖第l、第2团),第2支队司令员张鼎丞(辖第3、第4团),第3支队司令员张云逸兼(辖第5、第6团),第4支队司令员高敬亭(辖第7、第8、第9团和手枪团)。全军共l万多人。1937年12月,新四军军部在武汉成立,1938年1月初移驻南昌,2月移驻安徽歙县岩寺,各支队于4月间集中完毕。  这时,日军正由芜湖溯长江西进,新四军奉命向苏南和皖中、皖南挺进,开展大江南北的游击战争,连续取得蒋家河口、韦岗、马家园等战斗的胜利,创建了苏南、皖中根据地。1939年继续向东挺进,先后在皖东成立第5支队(司令员罗炳辉),在豫皖苏边区成立第6支队(司令员彭雪枫),在鄂豫皖边区成立豫鄂挺进纵队(司令员李先念),创建了皖东北、豫皖苏、鄂豫皖敌后根据地,同时在常州、苏州直至上海郊区发展了江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简称江抗),设立了苏南指挥部。1940年以主力一部由陈毅、粟裕率领,北渡长江,设立苏北指挥部,黄桥一役击退国民党顽固派韩得勤部的进攻,展开于泰州、如皋、海安、启东等地,与南下的八路军第5纵队(原为第2纵队,南下后改称第5纵队)会师,创建了苏中、苏北根据地,设立华中总指挥部,统一指挥长江以北的部队。  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皖南事变,摧毁新四军军部,叶挺被扣,项英被害,蒋介石下令撤消新四军番号。中共中央针锋相对,重建新四军军部,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委,张云逸为副军长,赖传珠为参谋长,邓子恢为政治部主任,所属部队改编为7个师,第l师师长粟裕、政委刘炎,第2师师长张云逸(兼)、政委郑位三,第3师师长兼政委黄克诚,第4师师长兼政委彭雪枫,第5师师长兼政委李先念,第6师师长兼政委潭震林,第7师师长张鼎丞,政委曾希圣。1月28日,新建的军部在苏北盐城成立,领导各师继续坚持华中敌后抗日战争。此后,又相继建立了苏中、淮南、淮北、苏北、皖江等军区,由新四军第l、第2、第3、第4、第7师分别兼任,军区之下又设立了若干军分区。1944年,新四军各师向当面日军发起局部反攻,取得车桥战役的胜利;同年12月,粟裕奉命率第l师3个团渡江南下,扩大了原来的苏南根据地,1945年1月组建苏浙军区,部队又得到发展。  总之,在八年抗战中,新四军开辟了苏、浙、鄂、豫、皖五省的广大敌后战场和根据地,部队由初建时的4个支队l万多人发展为7个师、6个军区、若干军分区和纵队共30多万人,沉重打击了日伪军。新四军和八路军一起成为全国抗战的中流砥柱。

1941年2月,新四军新的军部在苏北盐城成立时,我是军部供给部的副部长。我们供给部驻在盐城西南角护城河桥堍,天主堂边的一个地主家里,离城内军部所在地不到1里路。部长宋裕和同志住在一座四方形的炮楼上。宋裕和同志是延安党中央派到新四军担任“八大处”八大处是:参谋[注:
参谋 :参谋:cān móu 释义
军队中参与谋划军机,协助军事主官制定作战计划、指挥部队行动、管理和训练部队的军官。]处、秘书处、情报处、训练处、军需处、通讯处、副官处、军医处。之一的军需处处长,我们都称他“宋大哥”。他像一个大户人家的家长一样,从早到晚,日理万机,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有时同志们成群结队地来到宋部长处,打听“皖南事变”以后军部的消息。大家虽然心情沉重,但不相信近一万健儿的皖南军部,真会被国民党反动派军队所“歼灭”。我们供给部是担负供应军部本身的军需任务的。宋部长时而派我到阜宁、东台两县筹集军粮和其他军需品;时而又叫我到上海采购贵重军用物资。所以我有时一身灰军装,有时长袍礼帽,频繁地来往于苏北、苏中和上海之间。
“皖南事变”后,新军部由陈毅同志任代军长,下辖7个师,1个独立旅。全军近10万大军。我们军供给部只负责制定“供给标准”和“报销制度”,这10万大军的供给都是各师、各旅自筹自给。而军部本身的供给重担是由华中局财经会一肩挑的。
1941年8月下旬的一天清晨,赖传珠参谋长的秘书,电话通知我和宋部长速去军部开会。他见我们到来就拉着我的手说:“小叶,有你的新任务!”并对宋部长说:“你去抽几个得力干部,由小叶带队到皖中去搞点钱,搞点做冬衣的棉布,越快越好!”接着,同我分析了全军各师的财经状况。他说:“现在要数皖中的七师比较富裕,那里的地方大,兵员少,干部也不多,有钱无人收,有布无人运,但是他们离军部路最远,沿途敌、顽、伪的阻力不小。你顺路经过四师师部在淮河以北的半塔集和二师师部在淮河以南,到二师时,你去找张云逸[注:
张云逸(1892-1974)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的忠诚战士,海南人民的优秀儿女,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副军长兼任二师师长,把军部供给的困难情况向他汇报。能从二师解决一点问题,那就更好。总而言之,要快!”赖参谋长最后鼓励我说:“要完成任务。先要树立信心,军部已经命令沿途各师,分段负责派兵护送你们。”
我接受任务回到了供给部,立即选调了十几个得力干部,向他们传达赖参谋长的指示,这时候军部派的1个武装排也来到了。我们40几个人,别了亲人,离开盐城,大步向西进发。一路上晓行夜宿,风雨无阻,路经洪泽湖四师驻地,于9月中旬到达淮南盱眙县大刘营二师师部。我在师部见到张副军长,向他汇报了军部的供给情况和要求。他对我说:“二师眼下的经济是只能够自给,还不能自足,一时搞到钱不容易,耽误了时间更不好,你赶快到七师去,那里搞点钱和布,我估计比较有把握,沿途的交通运输和武装护送,都由二师负责。”我们根据张副军长的指示,立即出发去皖中,在路上走了个把月,于2月中旬到达皖中无为县团山李,七师师部就驻在这个连地图上也找不到的村子里。
找到七师师部,师长张鼎丞同志正在延安学习,是副师长傅秋涛同志和政治委员曾希圣同志接待我们,他们给我看了军部的一个命令:“急速筹集大批款子和布匹、药品,赶运苏北军部,以济冬需。”一个是“急速”,一个是“大批”,我深感肩上的担子不轻。希圣、秋涛同志对我们热情地表示:“这里是遍地有钱有粮无人收,到芜湖、南京去买东西也很方便。凡是军部需要的,七师办得到的,你全部拿去就是了。”同时,又宣布我兼任七师供给部部长。
从此,我们为了保证军部的供给,在七师师部的领导之下,和同志们一起,开辟财源,发展生产,开展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经济斗争。一直到1945年九、十月间,七师奉命全部撤出皖中北上山东为止,前后将近三年时间。
一、七师成立前的皖中财经工作 烽火江南鱼米乡
赖参谋长估计皖中七师的经济状况比其他各师好,这是完全正确的。苏北三师、苏中一师两地,土地贫瘠、敌情严重,加上敌人对这个地区进行疯狂“扫荡”,损失很大。这里中、小城镇虽有一些私营工商业,但大多为敌、顽、伪所控制,人民生活水平很低,能够拿出来的东西不多。二师淮南、四师淮北的情况同一师、三师相差无几[注:
相差无几 拼音:xiāng chā wú
jǐ无几:没有多少。出自宋·苏轼《乞不给散青苗钱斛状》:“二者皆非良法,相去无几也。]。六师在江南,虽处于城市繁华、农村富饶的地区,却像沪剧《芦荡火种》里的沙家浜那样,敌、伪控制更严,财经上困难也不小。而七师的抗战活动范围宽广。东起江浦、宣城,西至鄂皖边境,南到青阳、绩溪,北近合肥,这里地处长江之滨,北有巢湖水利,西连舒城六安山区,既是鱼米之乡,又有山林之利。皖中平原是我国四大粮仓之一,芜湖市就是这个粮仓的主要集散地。
皖中地区的地理条件,比其他地区确实优越得多,他们能够自给有余,上调军部决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说明这里的财经工作一定有些好的方法。所以,我们在抓紧为军部筹集现款和军需物资的同时,也了解和学习这个地区筹集钱粮工作的好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