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活得累 大事小事托熟人送红包

给个面子吧!这是不少中国人经常说的话。吃饭的档次要有面子,孩子的成绩要能撑面子,自己的工作要给爸妈长面子。中国人对面子的爱,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普通百姓,几千年来坚贞不渝。
了解中国,始于面子
几千年来,中国人都对面子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秦国为显示国力昌盛,在临潼建了斗宝台,与其他17个国家的奇珍异宝一争高下。到了隋朝,因为爱面子,隋炀帝命人用丝绸裹树,并且免费请外国人吃饭。到了近代,慈禧为了自己的六十大寿有排场、够隆重,大肆挥霍北洋水师的军费。到了现代,中国人对面子的热情也是丝毫未减。《中国青年报》一项调查显示,93%的受访者好面子。
从心理学角度看,爱面子是正常行为,但国人却赋予面子很多特殊意义,将其看得过重。比如,有人送礼只看包装,不重内容,导致天价月饼一度盛行;工资不高却要讲潮流,花一个月工资买高档手机,结果天天吃泡面;不讲内涵只看品牌,看到包装上写着英国皇家、巴黎时尚字样,无论多少钱都要买,似乎这样就能跻身贵族行列。
这种对面子的极度渴求也让外国人难以理解。许多留学生在欧美名校课堂上三缄其口,遇到不懂的问题也不问,还装出懂了的样子,生怕被人耻笑,丢了面子。在华生活半个多世纪的美国传教士亚瑟史密斯也曾指出,要认识中国人,必须从面子开始。
因为攀关系,所以要面子
面子的原意为物体的正面、表面、外表等,后引申为脸面,通常被理解为名誉、声誉、威望、商誉、信誉等。中国人的面子和几千年来重乡土和血缘的情结有关。
中国人看重人情世故的关系,到哪儿都要找老乡、拉关系。而要拉近彼此的关系,就要让别人觉得自己有地位、有威望,是值得交往的。而这种地位和威望的体现,总的来说就是面子。反过来,一个人面子有多大,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的社会地位。可以说,有多大面子,就有多高的地位。因此,几千年来,面子已经成为中国人人格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成了中国人一生不断追求的精神满足。
面子不仅能满足内心的虚荣,还能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古代社会生产力低下,社会资源少,要想获得更好的生存条件,除了靠本事,有关系也很重要。如魏晋时期的举孝廉制度,虽是推选,但若没有同乡在朝中给点面子推举一下,德才兼备者就没了出头之日。到了现代,由于资源短缺和人口膨胀,看病、上学、找工作,都要拼关系。这时要想脱颖而出,没有几分薄面恐怕是难以立足的。
爱面子,就不讲规则
在重人情,轻规则的社会里,爱面子其实就是不讲规则。给点面子,就这样吧。很多人就是靠着自己这张脸,搞定了不少在别人看来十分棘手的事。假如在衡量标准时,人人都看面子,而不是规矩,就容易造成同一件事的结果因人而异,真正遵守规则的人就会吃亏。长此以往,谁还会守规矩?
太爱面子,对自己也是一种负担,而且并没有为自己增添内涵。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只有不断地拉关系、攀亲戚才行。于是很多时候,人们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这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只会加重自己的心理负担,越发不快乐。
懂人情、识世故,适度要面子无可厚非,是人情世故中的一种与人交往的技巧,但在个人层面,首先我们要保持谦逊,不要过于追求不切实际的东西。其次,不要因为遭遇不公平而不快乐,进而陷入追求面子的怪圈。要知道,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在没有办法改变环境时,试着让内心更平和。最后,多读书,多学习,增加修养,而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在社会和政府层面,要建立起真正公平合理的机制,不要再让特权人员靠着一张脸走天下。只有在相对公平和稳定的社会制度的保障下,人们对名和利的追求才会不那么强烈,也就不会把面子看得那么重。

摘要:
  去医院动手术之前,要给主刀医生递上一个红包,去驾校学车,要给教练递上一条香烟,去政府部门办事儿,要托熟人,小孩上学,要交择校费,去开家长会,要给班主任送点礼物,亲朋好友的红白喜事婚丧嫁娶,统统都要细心打理,怠慢不得,细细想来,中国人活得可中国人活得累
大事小事托熟人送红包 
  去医院动手术之前,要给主刀医生递上一个红包,去驾校学车,要给教练递上一条香烟,去政府部门办事儿,要托熟人,小孩上学,要交择校费,去开家长会,要给班主任送点礼物,亲朋好友的红白喜事婚丧嫁娶,统统都要细心打理,怠慢不得,细细想来,中国人活得可真累啊!以下几类“人情世故”还是没有的好:
  医生的“红包”
  近日有记者在南京街头随机采访了10位市民。10人中有6人称给医生送过红包,4人称自己的亲戚朋友给医生送过红包。给医生送红包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不送心里不踏实。
  记者的车马费
  “给记者‘捐赠’车马费。”这几乎可以视为当下中国企业进行媒体公关的要义。
  随礼真不随便
  某网友在百度知道上询问,“北京大兴的朋友要结婚,我该随多少合适呢?”随礼,渐成每个家庭不情愿的人情消费,演化成“钱尚往来”的送钱怪圈,让人反感又无可奈何。
  驾校教练的烟
  在驾校学车时,甚至有教练反覆向学员暗示“潜规则”。有时,教练半开玩笑地说“你来这么久了也不买包烟?”有时教练拿出一个打火机来说“这个打火机好不好?我这个学员真好,送我这么好的打火机……”
  怎样请客吃饭
  事情放一边,吃饭为大,中国人对于吃饭向来很是讲究,事情大小决定了饭店的规格,是鲍鱼鱼翅,还是剁椒鱼头。
  酒桌上的中国
  酒精不燃烧,不算搞社交。酒是用来壮胆的,桌子是用来拍板的,酒和桌拼在一起,则无事不可为。  月饼成灾之后
有个在地方法院工作的朋友中秋前期跟我抱怨说,他们那座小城里月饼泛滥,送月饼就像发过节短信一样,像病毒一样传染到每个人,如果你的电话本里有100个人,那么你至少能收到10盒以上的月饼。
  应该怎样做人?
  我们评价一个人的好坏,往往看他“会不会做人”,假如一个人能把这种种“人情世故”都熟稔了,都做到了,在朋友们眼里,他就算是个很会做人的人了,可是这样做人该有多累?
  不是前辈留下来的“人情世故”不行,而是我们歪曲了这些“人情世故”。本是表达感谢尊敬之意,却被人认为必须应当,而且发展到事事均得这样做实在荒唐。——杨淙文
  从古至今,这条礼的规则就没有简单过,没有人敢去打破,也不能打破,它强大的生命力是几百代人“灌溉”出来的,根深蒂固了。面对它我们只有坦然面对,对自己的心说,看开点。但是仍有一点点的希望,希望它在现代社会的文明的熏陶下,有所改善吧!——俞飞
  “人情世故”在一定程度上讲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中国人之间沟通往来的重要媒介和方式,话题中的种种并不能代表中国“人情世故”的全部内涵。——孙巍
  “人情世故”现已变得不堪入目,所谓的人情,一般体现在钱、权上,世故已变成好多人不正当行为的故事了。我看改为“故世情人”还差不多。——刘成亮  中国是一个以权力为基础,以人际关系维系的社会。这样的社会中,人情世故自然变成了比学识、能力更重要的“制胜因素”。这就是中国的创新能力不行的原因。中国要想成为一个有创造力的国家,就必须尊重才华胜于尊重关系。只有这样,才能把聪明人的注意力从钻营吸引到创造上来。否则,中国将只能出口衬衫。——王俊岭
  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积淀决定了,中国人的文化形态!——徐开安
  过节,办事,请客送礼。这都已经成为多少年不成文的规矩了。就连外国人也都入乡随俗明白了这里面的人情世故,门门道道。这个好像也是我们五千年文化传承下来的一种传统。可是,到现在都变成了重口味。这个口味,真的其实可以没有。这不,把没实力,本身就带着压力的人更是搞的浑浑噩噩。这样的“人情世故”,真是难。——杨文
  人情世故本是一种正常的交际与生活方式,但是发展到现在却已成了一种病态的社会现象。现在中国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就是面子和关系,这便是人情世故的根本。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中国人,永远也改变不了这种情况。自古以爱所承扬的真诚待人,当被赋予上利益的标签时,显得更加“真诚”了。再这样发展下去,只会造成社会交流的越来越严重的利益当先,连人际关系都开始由各种因素划分开来,这是社会的变相友好。——于瑶瑶
  连学生都兴这套了,生日、各种名目的节日同学们都要送礼。虽说都是些小东西,可是这心思可没少花。女生的东西尤其如此,得先观察一阵看她都喜欢啥,缺啥。有人喜欢可爱风,你偏送了个犀利的,那就叫白送。还得惦记着以前谁给自己送了东西,送的是什么价位的,那等他过生日时,也得还礼回去。我还会专门把这些事记下来,以防止有做得不周的地方。真是辛苦。——贝拉
  每个中国人都会受这些“人情世故”所烦扰,也不知道这个送礼办事的“习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如何开始的,现在要彻底消灭这种“习俗”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即使你不去遵从这种“人情世故”,别人也照样去做。礼物对于中国人来讲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传递自己心意传达对他人祝福的意思,在一些场合,送礼给别人其实不如说是送礼给自己,送出去这点小礼物以求别人给予自己更大的利益,收别人的礼物本是一个件开心的事情,可是有时候收了礼物不就等于接受了一份任务,多了一份责任,事情办不好了还对不起这份人情。唉,总之做人难。——高欣婷
  人情世故在中国就像张大网,铺的哪个角落都是,并且没有脉理,理不了逃不去。这是个锻炼情商的活,完全体现了机遇与危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大家都不是独立的个体都有相互存在的必要性,只是必要交往演变为了精神压力,并且持续膨胀。——程佳佳
  入乡随俗呗,大家都一样的。谁让我们投胎的时候选择了“hard”模式呢?五千年来都如此,岂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唯一的希望在于,我们这些“后字辈”把正确的价值观持之不懈地传递给下一代人,同时身体力行。可是,如果不能团结起来,还是白搭。毕竟谁也不愿惹医生不高兴,那可是性命攸关的问题。而团结起来,在这个问题上,简直太难了。所以,我不抱希望。——龙在天
  且不说这些处于灰色地带的各式好处费,光是压岁钱和份子钱就已经让成年人的世界不堪重负而又无可奈何了。——杨菁
  “礼”这个字在中国已经风行了数千年,我们是礼仪之邦,拜访朋友送点礼物、好友长时间不见一起吃顿饭、求人办事带点儿礼品等等等等,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很平常的事情,根本不值得拿出来讨论。但是这些年,“礼”这个字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已经远离了“聊表心意”,而是与金钱越拉越近,现在的人情世故好像都与金钱有关系了,“礼”字现在就代表拼腰包了。这到底是“礼”这个字变了还是我们对它的理解变了?我想原因还是后者吧!假如我们不赋予它那么多的含义,恐怕它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所以说,人情世故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正在或者是已经曲解了它本身的意义。——李特
  “人情世故”这几个字现在说起来都是很自然,理所当然的事,现在办个事只要有熟人那就好办多了,既然拖了熟人就免不了请客吃饭送礼,唉。记得前一段时间去医院,早早地去挂号排队,等了俩小时终于轮到我了,可是硬生生地被熟人医生插进去三个人,当时就在想:我要是在这医院有熟人该多好,也不用白白浪费这几个小时了,唉,人情哪,无奈~——雅婷
  人情事故让人觉得累,主要是因为有目的性,拉关系是为了办事情,无时无刻不在计算投入产出成本收益,怎能不累。但如果走亲戚看朋友过节聚餐只是为了慰藉心里的思念,表达积蓄的感情,那就是一种享受。只是这世界上没有纯粹的人,也没有纯粹的情,理论上完美的状态在现实中不会存在。但是如果心里明白这一点,至少还是保留一点“纯感情”吧,因为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我们在内心里都是需要这样没有交换的“人情”的,不是吗?——西铭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礼仪之邦,注重礼尚往来,但是现在人们曲解了咱们祖宗留下来的美德,还有一句叫“君子之交淡如水”,礼尚往来是没有多少利益驱使的情况,仅仅是为了交流感情,增进友谊。现在的人情世故已经不是那么单纯的了,掺入了很多杂质,拉关系扯关系都是有事相求,人情在现在的社会被无限的放大,作用愈加明显。——张欢
  “正是人情世故,转面炎凉。”正是如此,才有“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如醲。“如今的人把人情世故用得更为直白,执行得更八面玲珑,反而弄巧成拙,被人情所累。目的性太狭隘了,情就变成债了。——杨云
  中国人在这个潜规则的社会里已经被真规则了,我们身边是不是经常有这样的人,包括我们自己,一边大骂某腐败风气一边不得不为自己的工作学习向领导献媚讨好,我们看不惯学生干部整日围在老师身边,可自己还是为了入党的那个名额给老师送礼、发短信祝贺,我们一边谴责这个社会的制度一边向这个社会妥协。——胡倩
  中国是礼仪之邦,中国是受礼法约束数千年的社会,延续至今也是如此,我们现在经常说的“要做事,先做人”,何谓做人,懂得人情世故即是会做人,简单说就是会察言观色、会来事。究其原因,无非就是权力分配不均衡的问题,权力资源少的一方向权力资源多的一方示好,以寻求更多的权力,试想一下,你的同学结婚你随礼200,你上司结婚你会随礼多少?——陈晓龙
  这是“人情”还是“潜规则”?因为中国是礼仪之邦,于是红包、香烟、择校费、礼物都变得理应如此。可,说是潜规则,又真不如说是“人情世故”,因为人人如此,处处如此,事事如此。人情很早以前就不是那么单纯的礼仪往来了。关系变得太重要,人情、面子都变成了这个社会立足的根本。(来源:《半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