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唐朝战俘亲身见证阿拉伯与东罗马帝国碰撞

原标题:胡爸爸讲中国历史:汉唐时期的世界(4)

张骞之后又过了7个世纪,中国人再次到达亚洲西境,并第一次留下平实可靠的记载。他笔下的《经行记》,不仅有栩栩如生的阿拉伯世界,更有那个国跨亚欧大陆的东罗马帝国。

阿拉伯帝国崛起

图片 1

穆罕默德和接替他的哈里发们,凭借着宗教和军队两大武器,在亚欧大陆和非洲北部攻城略地,成为占有亚欧大陆中部,影响力遍及欧洲非洲的一个大帝国。到了唐朝的时候,世界格局基本形成了东方唐帝国,中间阿拉伯帝国,西边东罗马帝国三大帝国并立的局面。

安史之乱

三个大帝国分别创造出灿烂的文化,其中阿拉伯帝国的科学技术水平要高出一筹,这又要归功于商业贸易。三大帝国,阿拉伯正好在中间,唐和东罗马离得太远了,三大帝国的经济文化交流主要通过阿拉伯人来实现,这就使得阿拉伯帝国的商业极其发达,由于通商主要通过海运,又发展出当时最高明的航海技术。大家是否读过一千零一夜,这就是阿拉伯帝国时期的传说故事,里面著名的故事像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阿拉丁和神灯,辛巴达航海,故事的背景都是经商和航海。

在张骞之后又过了7个世纪,才有一个中国人再次到达亚洲西境并第一次留下平实可靠的记载。这个人的身份很独特,是阿拉伯人的一名战俘。他笔下的《经行记》,不仅有栩栩如生的阿拉伯世界,更有那个国跨亚欧大陆的东罗马帝国。

为了航海的需要,阿拉伯人的天文学很发达,要研究天文学,数学很重要,他们的数学水平是当时世界最高的,我们今天使用数字不是叫阿拉伯数字吗,这就是他们发明的。数学和天文研究又带动了其他学科,物理和化学方面他们也居于领先地位。所以当时阿拉伯帝国是一个很先进很有影响力的文明。

张骞、甘英经营西域之后,又过了7个世纪,才有一个中国人再次到达亚洲西境并第一次留下平实可靠的记载。这个人的身份很独特,是阿拉伯人的一名战俘。他名叫杜环。他笔下的《经行记》,不仅有栩栩如生的阿拉伯世界,更有那个国跨亚欧大陆的东罗马帝国。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写下有关欧洲大陆的景象。

可以把三大帝国拿到今天来对应着看,东罗马可以代表欧洲,欧洲和中国仍然有着重要的影响力,但今天的阿拉伯地区与当年的阿拉伯帝国相比,地位和影响力已经差的太多了。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当然很复杂,但是否对外来文明有包容心是一个重要因素。当年的三大帝国里,唐朝可以说是最开放的,因为那两个帝国一个信基督教,一个信伊斯兰教,都排斥其他宗教,而唐朝虽然奉道教为国教,但并不排斥其他宗教,当时各种宗教教徒都聚集在中国,也是一大特色,他们不光带来了宗教,也带了五光十色的文化,这就使得中国文化能够兼收并蓄,不断发展。

最强两大帝国间的碰撞:怛罗斯之战

基督教后来也经历了几次宗教改革,不断适应时代的发展。可是伊斯兰教是拒绝改革的,几千年来维持原貌,更要命的是由于宗教领袖就是国家元首,导致国家的治理也非常保守,不能随着时代的发展而进步,这是导致阿拉伯帝国衰落的重要原因。也应当为我们所借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公元750年。中国被称为“天宝年间”,整个社会都处于前所未有的鼎盛里。

责任编辑:

在李隆基统治的时期里,唐朝的国力达到了顶点,也进行了多次的对外用兵。尽管此时李隆基已日益沉醉于酒色之中,不再是那个励精图治的英明君主,繁荣的社会表面下也隐伏着严重的危机,但大唐至少在那时还是“大”唐,当时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强国。

几乎在同一时期,中东的阿拉伯人也在迅速崛起。自穆罕默德先知和四大正统哈里发以来,穆斯林已经控制了亚述人、波斯人和罗马人想都没敢想过的辽阔版图,从阿拉伯半岛上的几个部落扩张成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空前帝国,向西占领了整个北非和西班牙,向东则把整个西亚和大半个中亚揽入囊中,地中海成为了阿拉伯人的内湖。阿拉伯帝国成为中国、吐蕃之外影响西域的另一极强力量。

对汉民族而言,中原江南以外的“蛮荒之地”是没有什么吸引力的——因为这些土地不能大面积种植农作物;而汉族的“扩张”多是因为不堪周边民族为争夺过去属于自己的领土而进行的屠杀、劫掠和骚扰,出于稳定本国疆土、以绝后患的目的才大举兴兵。

阿拉伯帝国由于地理上的巨大优势,再加上唐军主力这个时期在青海与吐蕃国大打出手,无暇顾及西域,阿拉伯的影响力慢慢地体现出来,西域诸国原本大多信奉佛教等自己的传统宗教,对伊斯兰文化的东进感到不安,更畏惧彪悍的穆斯林战士,于是不少国家向唐朝求援。起初唐朝并不以为意,直到“石国事件”的发生,才把战火燃烧起来。

公元750年,唐朝统治者以西域藩国石国“无番臣礼”为由,由唐安西节度使高仙芝领兵征讨,石国请求投降,高仙芝允诺和好。不久高仙芝违背承诺,攻占并血洗石国城池,捋走男丁,格杀老人、妇女和儿童,搜取财物,俘虏石国国王,751年正月,高仙芝入朝,将被俘的几位国王献于玄宗面前,并因赫赫战功被授予右羽林大将军,并将石国国王斩首。此时高仙芝达到了征战生涯的最高峰。

侥幸逃脱的石国王子遂向大食的阿拔斯王朝求救。大食援军计划袭击唐朝西域四镇,高仙芝先发制人,主动进攻大食。高仙芝率领大唐联军长途奔袭,深入700余里,最后在怛罗斯与大食军队遭遇。

高仙芝攻城五天不克,阿拉伯援军赶到,从背后袭击唐军,双方在怛罗斯河两岸展开了决战。葛逻禄部雇佣兵见事不妙突然叛变,唐军阵脚顿时大乱。阿拉伯联军乘机出动重骑兵突击唐军阵营的中心,连日征战的唐军在内外夹击下再也支撑不住,终于溃败,高仙芝在夜色掩护下单骑逃脱。

此役唐军损失惨重,两万人的安西精锐部队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千余人得以生还,阵亡和被俘各自近半,而杜环正是这俘虏中的一位。

云与山的彼端

这一战不仅是唐朝在西域开始丧失影响力的转折点,也是唐朝国运的转折。战后4年,安禄山称乱,诗人们开始诅咒起“开边”和“远略”。

唐军随军书记官杜环作为俘虏中的一员来到了大食,被俘之后流离大食12年,遍游黑衣大食全境,并由此开始其传奇的游历生涯,成为第一个到过北非并有著作的中国人。杜环直到公元762年才回国,尽管不是自愿和主动,他的“经行”仍然有着重要的价值。可惜的是,《经行记》早已亡佚,并没能全部留下来。我们所能看到的,是杜环的叔叔杜佑在自己的书中保留的片段。杜佑是唐朝的一位政治家,著有《通典》。

在当时的阿拔斯王朝的大城市里,杜环不但发现那里已有来自中国的绫绢机杼,还亲眼目睹一些中国工匠(金银匠、画匠及纺织技术人员)在当地工作,例如京兆人樊淑、刘泚为“汉匠起作画者”,河东人乐陵、吕礼为“织络者”。

在张骞之后又过了7个世纪,才有一个中国人再次到达亚洲西境并第一次留下平实可靠的记载。这个人的身份很独特,是阿拉伯人的一名战俘。他笔下的《经行记》,不仅有栩栩如生的阿拉伯世界,更有那个国跨亚欧大陆的东罗马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