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庆龙:论中印关系发展与亚洲未来前景

大家都知道因为未解决的边界问题,中印在1962年爆发了一场战争,这是两国关系的一个不愉快篇章。瓦杰帕伊和邓小平两位领导人为两国关系摒弃前嫌、展开新篇章付出了真心诚意的努力。两国关系“破冰”发生在1979年,时任印度外交部长瓦杰帕伊与邓小平在北京会面。

中国历届中国政府一直不接受西姆拉会议的结果,否认“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更是明确认为中印边界从未划定,但主张可根据历史实际情况,通过与印度进行友好谈判协商,重新商定边界线。

推动中印摒弃前嫌

内容提要:和平、友好一直是中印关系的主流。妨碍两国关系健康发展的主要因素是英国殖民印度时期历史遗留下来的边界问题以及与之相关的所谓西藏问题。半个多世纪以来,印度对中印边界问题的认知和态度出现了积极变化,边界问题对中印关系的影响呈减弱趋势。在与亚洲其他国家、特别是印度邻国的关系中,中国始终遵循睦邻友好、互利共赢的原则,发挥着建设性作用。在印度对华政策方面,域外国家的影响越来越小。中印在战略层面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而非“零和”游戏。中印关系的友好、和平发展是亚洲大陆乃至整个亚洲光明未来的重要前提和保证。

当时他的演讲引发了观众雷鸣般的掌声。然而吸引我注意的是一些坐在我旁边的巴基斯坦人眼中的眼泪。显然,这位诗人总理已经通过透彻心扉的诗句感染了国界彼处的人们。

[11] 见《环球时报》2015年6月29日。

瓦杰帕伊政府开创了很多标志性的国家发展战略,这些举措加速了印度的经济增长。同时,历史也会记住他在建立印度和邻国的合作性关系(尤其是中国和巴基斯坦)以及推动和平方面所作的不懈努力。

[10]
《周恩来总理给尼赫鲁总理的信》(1959年1月23日),见《文件汇编》(1950年8月—1960年4月),第177页。

双方讨论了解决棘手的边界问题的方案,简单来说就是:不要让边界问题绑架两国关系正常化的进程。全方位地改善两国关系。同时,尽力通过对话解决边界冲突,并且排除通过军事力量改变实际控制线的行为。

对于中国在中印边界问题上的立场,印度方面一直有明显误读,主要体现在把中国未做明确表态臆想成是对印度主张的默认。印度政府认为中国没有及时对它宣布的政策提出质疑,如1951年和1952年中印在多个场合讨论印度在西藏的利益时,“中国政府均未提出有何边境问题需要谈判”;1953年12月中印就中国西藏地方与印度关系问题在北京开始会谈,印度政府的目的就是“解决数百年来的老问题”;[8]印度方面主观认定,1953—1954年中印就西藏问题进行谈判和签署协定的过程中,中国政府显然失去了“就西藏与印度边境提出问题的一个机会”。印度官方间接承认,印度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之所以对中国友好,在中国的联合国席位、朝鲜战争、日内瓦会议、万隆会议等问题上帮助、支持、同情中国,主要是想得到中国的报偿,其中最想要的就是边界问题。印度官方透露,1954年4月29日中印签订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时,印度“为了表示友善之意”才“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个地区”。[9]但中国政府未及时向印度提出抗议或异议,并不等于默认“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这是一个简单不过的道理!周恩来在1959年1月给尼赫鲁的复信中说:“中印边界是从未经过正式划定的。在历史上,中国中央政府和印度政府之间从未订过有关中印边界的任何条约或协定。”他还把“麦克马洪线”的非法性与这条线本身区别开来,说中国政府感到有必要对此线“采取比较现实的态度”。[10]

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冲突可以追溯到1947年8月,当英国殖民者离开印度时,他们分裂该国,建立了一个独立的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先后在1947年至1948年、1965年和1971年发生三次战争和一次小规模战斗(1999年,格尔吉尔,时任总理是瓦杰帕伊),然而战争之后克什米尔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作为时任印度总理,瓦杰帕伊采取了一些果断、主动的措施实现印巴关系正常化。即使遇到了相当多的困阻、挑衅和背叛,他也不忘初衷、勇往直前。1999年,我有幸陪同瓦杰帕伊参与了一次历史性的拉合尔访问(乘坐大巴),在拉合尔受到时任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的迎接。在迎接仪式上,瓦杰帕伊总理表达了他访问巴基斯坦的身份是“和平的使者”,并且背诵了他经典的诗篇《Jang
na hone
denge》,以下是诗歌的中文选译:印度和巴基斯坦,我们互相为邻,唇齿相依;无论分歧或依恋,我们将面对共同的后果;我们所忍受之痛苦,必不能为我们子孙经历;战争为印巴不可承受之殇。

英国在中印边界问题的产生和发展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和作用。中印边界问题是英帝国主义者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通过精细谋划,狡诈地埋在中印之间的一颗炸弹。英国为了扩大英属印度势力范围,试图以文件形式划定英属印度的地理边界,为此采取了图谋西藏“自治”、制造“麦克马洪线”等一系列措施,为日后中印边界争端埋下了纷争的种子。中印边界争端长期得不到解决,除了英国因素外,主要还由于中印双方对这一历史遗留问题截然不同的认识和解读。

  
参考消息网9月10日报道(文/苏丁德拉·库尔卡尼)当印度前总理瓦杰帕伊在8月16日于德里逝世时(享年93岁),整个国家陷入悲痛之中,举国上下的村庄和城市都在为这位前总理的去世举行各类哀悼活动。

[3][印]D.
R.曼克卡尔著,杨双举、王鸿国译,范名兴校,西藏社会科学院西藏学汉文文献编辑室1985年编印:《谁是六二年的罪人》,第7—8页。

瓦杰帕伊是除印度开国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外最受尊敬的总理。他也是一位受人欢迎的印地语诗人、一位极富魅力的演讲者、一位出色的国会议员。作为一位温和的寻求共识的政治领袖,他总是坚持国家利益高于党派或个人利益的原则。他在印度总理位置上的时间只有六年(1998年至2004年),但他的政治生涯却将近70年。他从1957年起就几乎一直是国会议员,在70年代曾担任印度外长。

妨碍中印关系健康发展的主要是英国殖民印度时期历史遗留下来的边界问题以及与之相关的所谓西藏问题,不存在其他什么大的问题。半个多世纪以来,两国虽因边界问题发生过分歧、对峙、武装冲突,乃至边界战争,双边关系因边界争端多有挫折和起伏,但从总的趋势来看,边界问题对中印关系大局的影响在减弱,双方对边界问题实行了卓有成效的管控,在处理双边关系时更加务实,越来越具有战略眼光。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吟诵印巴和平诗歌

中国西藏地区90%的对外贸易面向尼泊尔,中国对尼泊尔一直提供大量经济援助当在情理之中,但在尼泊尔长期有着主导性影响的印度在很长时间里戒心很重,并屡屡对尼施加影响。对于印度的做法,中国并没有提出批评和指责,甚至在20世纪50年代曾经为了照顾印度的心理,满足其部分要求,修改了与尼泊尔业已签署的道路建设协议,让出一部分路段给印度。2015年4月尼泊尔大地震后,中印都积极援助尼泊尔重建。10月,印度封锁尼印边境导致尼泊尔汽油严重短缺,中国应尼泊尔请求紧急提供了130万升汽油以解燃眉之急,但并未对印度的做法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

[2]这三个管道是:当时的中国中央政府代表陈贻范在西姆拉通知英方,称中国政府拒绝对他草签草约的行为承担责任,不会接受此种解决方案;中国政府照会英国驻北京公使朱尔典,声明界务一端,不能承认;中国政府电告驻伦敦公使刘玉麟,要他到英国外交部声明:中国谈判代表陈贻范是在没有得到中央政府指示和被迫的情况下草签草约的,中国政府不能承认。

原标题:锐参考| 印度这位刚去世的“诗人总理”,曾推动中印摒弃前嫌——

[5]Boundaries between India, Tibet and
China,1950,英国外交部文件,档案号 FO371/84464。

值得强调的是2003年瓦杰帕伊以印度总理身份访问北京,其间我陪同总理完成访问。此次访问后来成为中印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引领了中印双边贸易关系的突破——双边贸易在此次访问后呈现井喷式增长,从2003年的不足100亿美元到现在的800亿美元。此次访问也标志着双方通过协商解决边界问题的氛围趋向缓和。
(作者为印度前总理瓦杰帕伊办公室助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虽然中印边界问题极其复杂,解决问题需要有长期准备,中印关系还有许多问题需要处理,今后的发展过程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我们应体认到,边界问题对中印关系的消极影响在趋向减少,维护边境地区的安宁、寻求共同发展已成为中印两国的共识。中印两大文明古国,有足够的智慧和耐心最终找到公平、公正地解决复杂棘手的边界问题的方法。只要双方都采取主动行动,进一步加强交往和互动,切实照顾彼此的利益关切,妥善管控分歧,就会实现共赢。越来越多的中印有识之士达成共识:只要中印携手,亚洲大陆就会和平、稳定,整个亚洲就不大可能出现大的动荡。中印关系的和平发展,对于亚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我愿意在这里说一些我的个人经历,强调一下瓦杰帕伊总理为中印关系作出的诚挚努力。

[6]见印度军队官方历史记录:《印度:1962年与中国冲突的历史》,第一章“北部边界”;《谁是六二年的罪人》,第31页。

人们通常把1913—1914年的西姆拉会议作为中印边界问题起源的主要历史事件,将西姆拉协定及所附的标有“麦克马洪线”的地图作为中印边界问题起源的重要历史文献。对于此次会议及其文件的有效性,中印双方立场迥异。当时的中国中央政府代表陈贻范虽然草签了《中英藏条约》草约,但并未在正式条约文本和地图上签字或盖章,中国中央政府通过三个管道[2]声明陈贻范的草签无效。对于这个十分重要的历史细节,印度方面避而不谈,只是笼而统之地说,尽管后来中国政府拒绝承认西姆拉协定,但“三方代表都在协议上签了字”,还进而主观得出结论,说西姆拉会议“确定了印度—西藏,西藏—中国之间的边界”。[3]印度政府在1947年印度独立后即宣布自然继承英印政府在与中国西藏关系上的“遗产”,接管英国有关西藏的所有条约权利和义务,要求中国接受1914年西姆拉会议的结果,承认“麦克马洪线”。印度的此种宣称显然没有半点道理:一是印度作为新独立国家,怎能“继承”殖民帝国的遗产;二是英国签署西姆拉协定时用的是英国政府——并非英印殖民政府——的名义,英印政府成员参加的是英国代表团的名义,独立后的印度有何“资格”来“继承”英国政府的权益!

[7]《尼赫鲁总理给周恩来总理的信》(1958年12月14日),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国和印度关于两国在中国西藏地方的关系问题,中印边界问题和其他问题来往文件汇编(1950年8月—1960年4月)》[以下简称《文件汇编》(1950年8月—1960年4月)],1960年,第192—195页。

鉴于上述在边界历史问题立场上的根本性分歧,再加上国际环境的影响,以及对国内政治的考虑,再加上两国建国时间不长、外交上经验不足,20世纪70年代末之前,中印在处理边界问题和两国关系时,言辞和行动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不够成熟。80年代以后,两国及国际上对中印边界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的认识越来越客观、全面,双方过激或情绪化的言行明显减少。虽然两国对“麦克马洪线”的立场没有根本性改变,但在相关历史研究中出现了一些新的迹象,特别是近年来,包括中、印及英国等国在内的一些学者,利用原始档案资料对中印边界问题的起源、责任和影响,进行了深入研究和解读,提出了新的观点,甚至一些印度学者也接受了中国学者的看法,即英国当年在“麦克马洪线”及“西藏问题”上玩了阴谋,对于中印边界冲突的历史根源难辞其咎,负有直接责任。值得关注的是,中印学术界的研究和交流活动,为官方通过会晤、谈判推动边界问题的解决发挥了越来越多的咨询和支持作用。

[8]《谁是六二年的罪人》,第12页。

进入21世纪之后,中印关系发展掀开新篇章。双方领导人致力于促进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2002年1月,朱镕基总理访问印度,双方签署了6项文件,促进了两国在多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推动了中印关系进一步发展。2003年6月,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访华,双方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关系原则和全面合作的宣言》为两国合作提供了一个共同认可的框架,被视为两国发展“长期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的纲领性文件。根据《宣言》,“双方同意各自任命特别代表,从两国关系大局的政治角度出发,探讨解决边界问题的框架”,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机制得以建立,会晤内容从原来的聚焦边界问题扩大至整个中印关系。2005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印,达成了《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中印边界问题有了重要进展。2016年4月,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举行了第19次会晤。到目前为止,边界问题取得实质性进展。根据双方达成的协定:在边界问题未解决的情况下,维护中印边境地区实际控制线两侧的和平与稳定。1993年和1996年两个协定签订后,中印边境地区未发生过冲突,双方边民、军队和平共处。根据2003年和2005年领导人互访达成的协定规定,边界问题上的分歧不应影响双边关系的整体发展;双方应本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从两国关系大局的政治角度出发,通过平等协商,寻求公平合理以及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边界问题的方案。1996年之后,中印边境地区未发生过冲突,双方边民、军队和平共处。莫迪总理2015年5月访华前夕对《时代》杂志说:“中印边境并非动荡不安。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连颗子弹都没飞过。”在他访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写道:“双方确认,早日解决边界问题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是两国政府努力实现的目标。”2015年8月1日,中印两军在2013年曾经对峙数周的斗拉特别奥里设立第五个边防会晤点,16日,中印边防官兵又在此地共庆印度独立日。11月中下旬,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和印度内政部长前后脚互访,双方同意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决定加强军事合作。2016年1月,中印就在实际控制线一带开设第六个边防会晤点展开磋商,以强化两军之间的沟通和建立信任措施;3月发布的印度国防部报告在谈到中印边境地区时措辞和语气异常平和,称“继续和平”,“两国军队虽然对‘实际控制线’理解不同,但双方通过热线建立了会晤机制,举行了边防人员会议”;4月,中印为通过新一轮“建立互信措施”改善边边境管理就建立军事热线进行的会谈取得突破性进展,印度国防部长称“对华关系是印度最优先处理的事务”,印度“致力于进一步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李克强总理4月21日会见中印边界问题印方特别代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时表示,要继续从中印关系大局出发,探讨通过外交途径以和平方式妥善解决边界问题;在找到公平合理、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前,一定要管控好分歧,共同致力于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这也可以为两国深入推进经贸合作提供稳定的预期。他还指出,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地缘政治动荡更加突出;中印两个最大新兴经济体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对世界是鼓舞,对亚洲是带动;双方要珍惜和维护好两国关系发展势头,充分发挥经济互补优势,开展多领域务实合作,密切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沟通协调,发出中印携手维护和平稳定、促进发展进步的积极信号。多瓦尔表示,印中关系取得了积极进展,两国既面临发展经济的艰巨挑战,也拥有开展合作的巨大机遇。印方愿同中方加强高层交往,深化经济、安全等各领域合作,妥善处理边界问题,推动两国关系取得更大发展。

[4]见印度军队官方历史记录:《印度:1962年与中国冲突的历史》,秘密,第一章“北部边界”。

(此文首发于《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6年8月,上)

关键词:中印关系 边界问题 亚洲 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