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吕宗林夺徐志摩诗歌大赛头奖,原来衡阳诗人这么多!

原标题:吕宗林夺徐志摩诗歌大赛头奖,原来衡阳诗人这么多!

新华社台北4月11日电“昨日我沿着河岸/漫步到/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我是火/随时可能熄灭/因为风的缘故。”以衡阳乡音吟诵写给妻子的诗,诗人洛夫向亲友告别,也为自己“送别”。

一个老人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眯一会儿

上月19日,洛夫在台北逝世。一代诗人就此随风而去,台湾文学界、洛夫故乡衡阳乡亲和众多两岸民众为之叹惋。11日,台北“至真”礼厅,烛光中,按照洛夫遗愿,通过播放生前录音的形式,他本人第一个在追思仪式上“发言”。

小猫也趁机,眯一会儿

前来送别的很多是洛夫老友,也有许多年轻人。听到洛夫说这首诗写于1981年,是写给妻子的时候,人们无不为之动容。

时光也跟着,眯一会儿

在送别厅,洛夫遗像居中,他手执诗集,目视远方,背后则是草书所写的《因为风的缘故》这一名作,两岸亲友致赠的挽联分布于侧。在哀而不伤的音乐声中,人们鞠躬行礼,与家属握手、拥抱,表达安慰。

群山,稍微向后,移动了一下

“洛夫为当之无愧的‘诗魔’。”台湾艺术家陈青狄接触洛夫的诗已近40年。她说,洛夫的作品文字优美,风格锐利,在中文诗坛地位举足轻重。

——景耕《静处》

“60多年的老朋友走了,心里十分难过。”1954年与洛夫、痖弦共同在台湾创办《创世纪》诗刊的诗人张默说,自己和洛夫都是离乡背井来到台湾,有相似的背景、话题和共同奋斗的经历,非常不舍老朋友离开。

所谓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地处湘中南的衡阳因“雁到衡阳不南飞”的说法,很早便有了“雁城”之称,千年来,衡阳背枕南岳钟灵毓秀的南岳衡山,湘水穿城而过,奔流入长江。时光岁月的流转中,山水之间的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独特的文化,蔡伦、王船山等文化巨人脱颖而出,石鼓书院在很早便是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成为湖湘文化发展与兴盛的圣地。

洛夫曾说:“我虽然是一个现代诗人,但我写的诗完全是中国诗的身份。”他的诗歌中处处体现了浓厚的中国传统精神。

图片 1

“洛夫的现代诗充分汲取了中国古诗词的养分,意向运用超前而迷人。”比洛夫小一岁的诗人管管称洛夫为老师。他说,洛夫做一件事,不但要做成功,而且要做第一,意志令人感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