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如何利用好社区公共空间|社工课

原标题:如何利用好社区公共空间|社工课

浦东新区金杨益天地是金杨街道着力打造的一个公益新天地。在这里,有2000多平方的公共空间与大家共享;在这里,将共同感受大地、海洋、天空的元素,激发公益灵感,开展各类社区公益活动;在这里,可以乘着公益巴士一起体验公益创新公益创意公益创业。

作者 | 边迹

2015年7月2日,浦东新区金杨社会组织全新服务平台金杨益天地正式开园。市区两级领导和专家马伊里、徐永祥、曾群、黄宏、金杨新村街道党工委书记为园区开幕剪彩。出席本次活动的还有来自市、区、金杨各社会组织的代表、兄弟街镇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的代表、金杨街道机关科室以及居民区的代表,此外,萧山市民政局的朋友们也在浦东社工协会的陪同下来到了活动现场。

先从定义开始,这样我们有个对话以及可讨论的标准。

金杨益天地服务平台的建成,意味着金杨社区的公益事业将迈入一个全新阶段。已有18家公益机构入驻的金杨益天地,作为枢纽型的社会组织服务平台,今后将进一步打破政府部门和条线壁垒,整合各类社区资源,尤其是要以社区为平台,社会组织为载体,专业社工为骨干,着力构筑社区、社会组织和社工三社联动,形成嵌入式合作,融入式发展的工作模式,引导各方力量参与社区建设,助推开展更多丰富多彩贴近社区、贴近居民的社区活动。

社区公共空间,暂且认为为“在一定地理范围内,能够让居住者们聚集、停留、使用的场域,都可以称为社区公共空间。”

今年以来,金杨社会组织服务中心主推的两个公益品牌项目公益召集令和公益市集,已在社区居民和社区单位中获得广泛认同。尤其是公益召集令的12个子项目,服务涵盖为老、助残、扶幼、党建、社区服务、社区融合等方面。在2015年上半年已陆续开展9令,分别是网聚爱心-益起来敬老院陪老人、笑脸迎春-益起来拍全家福、旧衣再生-益起来做环保达人、夕阳无限-益起来为独居老人留影、希望相伴-益起来关心残障人士、圆梦重阳-益起来为离休老干部实现心愿、最炫民族风-益起来看金杨30个民族风采、艺出枫采-益起来观老年艺术团表演、橙心橙意-益起来为环卫工人送温暖等项目。公益召集令实施以来,已有万余人次参与了活动,不仅使金杨社区居民得益,也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如果我们要较真一点的话,社区公共空间还包括了线上缔造的新空间,而不是狭隘地理解为线下的实体空间了。这个先暂且搁置有机会再谈。

下一步,金杨益天地服务平台将更好地发挥孵化、培育、服务、凝聚的功能,不断联结更多社会力量,激发更多社会活力,共同参与社区治理。发挥社会组织优势,运用其特有的专业理念、专业方法、专业能力,秉承助人自助价值观,为提升基层社会服务质量提供有力补充,满足社区居民日益多元化、个性化的需求,为促进社区的健康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所以首先,社区公共空间,不局限于室内的被居委会、街道管理的楼层,也不局限于开发商或物业理解的室内配套用房,而是如社区地图一般囊括了社区以及社区周边所有可以产生使用价值的整体的硬件资源:大大小小的广场、大大小小公园、街道、走廊、步道、架空层、楼房、高层的底层大厅、周围的商场(室内室外的广场、尊享贵宾室等)。

融社贯通专题研讨论坛邀请上海市政协常委,市人口资源环境建设委员会主任,原上海市民政局局长马伊里、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徐永详、上海市社会团体管理局副局长曾群作为论坛的嘉宾。社会组织代表公益基金会王志云秘书长、浦东新区社会共协会副秘书长胡如意、洋泾社区公益基金会秘书长、社区工作者代表金杨街道香山块区块长侯海燕一一对融社贯通探索社会组织融入社区的路径与实践做出阐述。此次论坛归纳了社区工作的四大原理:1、建立关系;2、建立合同;3、激活动力;4、社区融合。进入社区,要建立关系,在关系中要社区人体和价值引导,激发群众的智慧。

在这里面还需要补充一点就是,居住者拥有的私人空间也可以承载一定的公共功能,比如家里有院子的,院子就可以使用起来作为社区派对场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愿意把家里的空间共享出来的,私人空间在某些时间段上就转化为社区公共空间了。

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金杨益天地一定能积极发挥平台载体作用,凝聚更多公益力量,助力金杨社区公益事业的发展!坚信这里会成为金杨社区的公益孵化地和集聚地,更坚信这里会成为公益人畅游理想的广阔天地。

社区公共空间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不可割离,也不可能单独某一个建筑产生功效,或者说,一个独立的社区空间所产生的价值是非常有限的。

那还是先盘点一下我们案例中的社区公共空间的使用。在我们执行过的四个社区项目中,都是约定好有配套空间(室内)可以使用的,很神奇的是,没有一个项目把空间真正交付给我们运营,这事儿就逼得不得不在没有室内空间的条件下还是要做社区怎么做法。

室外广场的重要性

社区要作为一个整体推动发展,就需要这样的载体,那么每个社区的大型活动日就是很好的社区活力聚集地。室外广场最好选择社区的枢纽位置,枢纽本身是社区人流量的汇集地,又是居住者的必经之地。广场要开放式的,不能在围墙里面

在T社区,这个社区有七个组团,这张图片选取的广场就是在七个组团的枢纽位置。
这一片广场不算大,但是地理位置颇好,且方方正正容易形成聚合力。

不要小看这个聚合力,进入这片小广场,内容足够丰富人们会在动线内兜兜转转舍不得离开,从而产生丰富的可能性,比如逗留的时间更久,和居住者聊天更久从而建立信任关系,了解各个居民摊位上有故事的商品可能就能衍生出新的社区内容——或参与或自己自发来组建个自组织,多沟通知道招募的自组织有哪些现场就可以邀请加入自组织(也叫社群组织)等等等等。

以往社区居委会和物业举办社区活动,参与度并不高,场地选在另一处,要比这片场地大一些,狭长型,不容易聚合人群。

图片 1

社区市集举办中

T社区每个季度一次的社区市集,从做第二次开始手把手带着居住者做,从如何定主题,如何设计吸引居住者的内容,如何宣传,现场组织怎么分工,后期回馈怎么完成等等,到第三次就基本居住者可以自行组织完成了。

因此社区各个利益相关方在很多事情上并没有达成共识,后来场地辗转更换几次,到了今年,大概四年之久,前阵子找资料翻到T社区现在的社区市集又回到这片场地上,甚是欣喜,这是对的。

那把社区广场使用起来,提升价值的并不是这个空间,四年前还没有菜场的时候就有建言,看到这片广场的活力想要固定设立买菜摊位,不允许,现在有了专门的社区菜场。但是前阵子看到一场社区赛事,就是这个菜场赞助的,可见从一定程度上复兴了社区本土经济。

那产生价值的是什么呢?

我们把每个季度一次的社区市集定义为“社区活力聚集地”,鼓励居住者走出家门认识邻居,鼓励年轻人回归社区,支持居民们社区创业,支持社区自组织招募新邻居壮大队伍良性发展……所以你看,价值不在“一”上产生,而是“一”生“二”,“二”生“三”至无穷,从二、三开始都是价值。

图片 2

T社区市集上现场互动教居民们包包子

“一”是这片广场,生出来的“二”就是居民们纷纷真正参与进来(不是被动参与,是自己真心喜欢真心想参与,主动参与、分担工作、共担责任),“三”是居民们发挥创意整了很多好玩的内容,比如现场手磨咖啡、才艺表演、各个摊位开脑洞做互动游戏等等等等,这个包子摊位是开市之前先做了预售的,预售就是提前预定享8折,这样现场可以直接取货节约时间,而且物品准备上可控。

因为一生二二生三,从而支持了这几位居民们的技能upupup,而社区活力的充分激活又提供了一个庞大的市场,市场中的每个人都为你做信用背书、宣传传播、销售渠道的时候,自然而然催生了社区商业模式

所以说,所谓的社区商业模式,一定不是你所能想象到的,而是基于一生二生三至无穷生长出来极其多元又巧妙的模式。

图片 3

H社区市集现场,场地在售楼处门口的广场

H社区尚在交付入住期间,居住者是陆陆续续入住的,这样一来就导致:

一是社区矛盾冲突不断;二是社区枢纽位置一个十字路口已经有很多小摊小贩(社区周边配套严重不足)很难管理;三是社区私自住改商现象严重。

基于这几点考虑放弃了枢纽位置的广场,因为需要解决这三个问题,梳理出一套基本的秩序出来,这个秩序包括了:

1.居住者需要意识到社区各个利益相关方不应该是对抗的而是需要协商最好达成共识协作的;

2.居住的归居住商业的归商业梳理清楚边界;

3.建立基于诚信的社区交易模式(同时要用社区的信任关系去约束不诚信不负责任的买卖行为)。

如果不是社区枢纽位置,就要做引流的工作,就是把人流量引入到这片广场上。而且因为这个项目和开发商合作,社区活力又没有完全激发出来(没那么多自愿干活的居民),既可以逐步建立居住者和开发商之间的信任关系,又借用开发商的资源减少了大量的工作量。

H社区不像T社区,做了一次,第二次可以带着做,第一次做是胆战心惊的,还担心维权的居住者来砸场子。居住者聚集起来讨论讨论今后咋做,H社区的居民思维方式还是指望着外部力量来做,达不到T社区的的成效,等于T社区做赋权稍微培育下能力即可,H社区需要做大量的赋能的工作,一点一滴都要教,还要反复教,能力非常弱。

图片 4

同样的,广场是“一”,这个空间是土壤,要生二、生三、生无穷。

社区里我们是不提倡做“一次性”的事件的,大多数社区里做的事儿都是一次性的,不可持续,还助长了居住者作为责任主体“认为无需负责任”的心理状态。

那怎么让社区市集成为可持续的呢?就有生二生三生无穷的事儿,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认知到社区具备“系统性”,这个系统就有自发生长出更为复杂的形态或内容的能力。

社区市集有个拍卖环节,拍品来自居住者捐赠,同样拍下拍品的还是居住者,这样拍得的钱款就设立了市集微基金,那要管理这笔钱吧?于是催生了市集组委会,组委会不仅要管理这笔钱,并且各个社区自组织可以需要的时候申请。那申请需要个规则吧,不然怎么决策呢?就需要设计基金使用范围(规定只能组织申请不支持个人申请),申请流程等,比如上面这张图,就是自组织提交的一个申请。就是这是一个可以走成闭环的机制,而且是良性的。

有了市集组委会的概念,你就可以看到,另外一个自组织要做社区赛事了,他们先成立个赛事组委会来,而支持这次社区赛事的,就是基于社区市集培育出来的意识觉醒的居民(个人捐赠支持社区赛事)。这是一个良性的可持续的生态系统。

所以,广场不是广场,空间不是空间,而是培育社区生长力量的土壤。强调广场,是蕴含了开放性的,社区活力激发的基础在于多元交融,如果没有开放的空间,选择在围墙围起来的社区内的空间,就自然拒绝了社区周边居住者的参与积极性。——社区溢出价值是溢出在这里呀!你都拒绝更多人参与了就没啥溢出价值了。

配套室内空间的实用性

社区的室内空间使用率是可以很高的,因为社区活力被激发后就几个房间根本不够用。在德国柏林参访ufafabrik社区的时候,惊叹于社区室内空间使用率极高,孩子画画的、成年男子练柔道的、乐队排练的、舞蹈排练的、爵士小剧场……等到整理我们案例的时候发现,其实虽然没有正经给个空间我们运营,但是实际上社区内的空间,社区活力激发了之后,根本就不够用的。

图片 5

图片中是同一个室内空间,可以看到四种完全不同类型的内容:瑜伽、缝纫、茶艺、话剧排练。虽然空间很简陋,克服重重困难也要用空间。

我记得量大的时候,这样一个空间被动分成几个部分,就是同时有几个社区活动同时进行的。可见,室内的空间同样不需要太过于高大上,也不必执着于“看起来很贵”“看起来很好看”,因为空间会随着使用者而变化的,也就是说空间是一个灵动的东西,而不是一成不变的。你看,当居住者需要练习瑜伽,就把场地布置成瑜伽馆,当需要做手工,就抬上了缝纫机俨然变成了手工室,而要排练的时候就地而坐,这个空间又变成了小剧场。

社区的室内空间要有很强的包容性,因为每个社区都有各个年龄段的人群,有数不清的真实需求,不可预设,而只能创造平台去期待、激发、引导。

这也是社区最富有魅力的地方,不管是城市社区还是农村社区,不分城市,不分社区形态,只要是个人,就有需求,有需求,就必然有市场,有市场就可以作为。

这和预设一个立场,最常见的就是预设一个空间,甚至非常死,就是个儿童使用的空间(我承认社区需要给孩子成长提供必要的空间),可是,儿童需要关注,老年人不需要吗?弱势群体需要空间,中青年不需要吗?中青年群体心里的压抑、苦楚、难解难道比老人孩子少吗?为什么你就有权利决定社区的空间就专门给儿童使用呢?如果儿童在社区里没有权利,实际上是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在社区里没有权利,而没有特别的一群人,这是共性的问题。

这就回到我们谈的社区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系统性的问题需要系统性的解决方案,然后才有专项的各自层叠交错的发展。不管我们切入社区做的路径是什么,对问题本质的认知是需要有所觉醒的。并不是好心就能做好事,专业性、实践性、是否经历过论证的科学性,才是需要谈论的,这和你是否好心是否有情怀没半毛钱关系。

而当空间满足不了居住者需求的时候,自然而然会生长出去,盘活社区周边的空间资源。比如下面这张图,用了社区底层店商的一家咖啡馆的空间。

图片 6

社区周边的空间资源是很丰富的,居民们意愿足够强烈的时候都会纷纷献计贡献资源来解决空间缺失或不专业的问题。

记得T社区一开始盘了盘社区周边的资源,因为实际上社区还是缺大型的广场空间,就是一大块空地,于是就找了周边一个商场,商场的室内室外都有很大的广场,室内广场是考虑下雨或天气不好太冷太热的时候可以用。

结果商场经理浪费了我俩小时告诉我,社区就在他们商场旁边,已经是受众了,不需要再支持。半年过后,这位经理找到居委会书记,主动积极提供场地支持,而且,还问是否需要经费支持,他们愿意给钱。

社区是很难做,但是我们基本上做下来的感受,社区遍地都是钱,当然我们没有要把资源变现的意图,也没这个志向,我们的志向是把社区发展好了,各方共同获益,让更多力量看到后可以一起来做社区、发展社区。居住者本身拥有的资源就丰富得不得了了,再加上外部资源看到了都愿意投进来当然更不得了了,哪里差钱,都是兜着钱要往社区撒好么。

所以后来社区的一些内容就放到这个商场里的室内空间做了,对于居住者来说是一个增强自信的过程,因为是邀请居住者去使用他们的尊享VIP室,居民当然觉得很自豪,条件确实很豪华,还不用花钱。所以你看,社区的钱,不是变现而来的,而是大家愿意共享资源开始,资源滚雪球越滚越多,大家同时共同受益的。

居住者需要的不是一个好看的、好贵的、高级的空间,这和收入高低、受教育程度、生活消费习惯都无关,居住者是需要一个可以使用的社区室内空间,真正属于他们的、可以让他们支配、由他们打造、让他们来创造的空间,是一个实用性能很强大的而且不拒绝任何年龄段的居住者参与的空间,如果你把一个空间设计成专门给孩子使用,其实就是拒绝了除了孩子以外的其他居住者们,同样你把一个空间专门给老年人使用,也把除了老年人以外的居住者们拒之门外了。

私人空间转化为公共空间的可能性

在室内空间条件实在不具备的情况下,而居住者又有强烈诉求的时候,愿意贡献出自家空间的居住者并不少。这就让私人空间转化为公共空间具备了可能性。

图片 7

在M项目上基本使用的空间都是居民家,很典型的是爱娃娃这个自组织,一开始固定在一个居民家里由一位居民每周给孩子们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