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神童故事_十三、 康王一语平叛乱

周有“成康之治”,汉有“文景之治”,唐有“贞观之治”,清有“康乾之治”,这是中国历代王朝中的几个鼎盛时期。

周成王姬诵简介 周成王在位时间多长

2016-06-28 23:48:49 来源:亮剑军事网
周成王姬诵是周武王姬发之子,是西周王朝的第二位君主,周成王幼时继位,周公姬旦辅佐,平定三监之乱。周成王亲政后,营造新都洛邑、大封诸侯,还命周公东征、编写礼乐,加强了西周王朝的统治。周成王姬诵在位时间为21年。公元前1021年,周成王驾崩,享年35岁。
周成王与其子周康王统治期间,社会安定、百姓和睦、“刑错四十余年不用”,被誉为成康之治,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代明君。

图片 1

周成王姬诵简介
周成王姬诵,在位21年,周武王姬发之子,周武王克殷商后两年去世之时,姬诵被立为成主,由于成王年幼,天下初定,叔父周公惟恐诸侯叛周,于是乃亲自摄政治理天下。周公亲践天子之位,引起了管叔、蔡叔等弟兄怀疑,造谣言说周公想谋篡王位,联合武庚发动叛乱,召公奭也怀疑起来,于是管、蔡联合武庚发动叛乱,背叛周朝。史称“三监之乱”。
“三监之乱”爆发后,原分封于殷商旧地的管叔、蔡叔及殷纣之子武庚禄父起兵叛乱,叛乱还得到徐国、奄国、薄姑等东方小国的支持。周公率兵东征,三年后平乱,管叔自杀,蔡叔被囚,夺商、卫、邶、鄘四国封地。周公摄政七年后,还政于成王,周公担心成王贪图安逸,写了一篇《无逸》。前1021年,周成王驾崩,享年35岁,太子姬钊即位,是为周康王。
平叛“三监之乱”之后,周成王开始继承武王的遗愿,在“有夏之居”的“土中”建立新的都城,用以管理东方广大的领土。新建的都城历时八九个月的兴建,年底成周城便告建成。不久,周成王来到洛邑,召公令各方诸侯前来朝贺,并向周公、成王奉献玉璋、大弓等礼品。召公向成王献词,并告诫成王要不负上天重托,不废先王之功业,成王虽然年幼,但为国之元首,希望能和洽民众。如今成王迁宅于土中,亲理朝政,更应该持重,敬重德行,躬行德教。召公说:“上天将根据帝王的德行赐智慧,赐吉凶,赐享国期限。我王初据新都,更应崇尚美德,祈求上天赐予永久的治理天下的使命。今我率众邦君长,入朝进贺,并非慰劳君王,只是供奉礼品,献祭于上天,使王位世代相传,永无止期。”

图片 2

周公摄政六年制礼作乐,颁度量,天下大服。周公在摄政的第七年,成王年长能亲政,于是周公还政于成王,北面就臣之位。成王以周公治理天下有功,将周公分封到曲阜,地方圆七百里,革车千乘。并命后世鲁公可以天子礼仪祭祀周公。
周成王姬诵的政治统治
周成王为政期间,大封诸侯,加强宗法统治权力,对内推行周公“以德慎罚”的主张,务从节俭,用以缓和阶级矛盾;对外不断攻伐淮夷,用武力控制东方少数民族地区,取得了很大胜利。另外还命令周公制礼作乐,规划各项规章制度,奠定了西周王朝的基础。成王时期,社会安定,人民和睦,歌颂太平盛世之声不绝于耳。
周成王病倒后,担心儿子姬钊不能胜任国事,于是下令召公、毕公用心辅佐。
不久,姬诵病死,姬钊继位,是为周康王。召公、毕公率领诸侯,陪姬钊来到祖庙,把文王、武王创业的艰辛告诉康王,告诫他要节俭寡欲,勤于政事,守住祖先的基业。姬钊在位时,不断攻伐东南各地的少数民族,掠夺奴隶和土地,分赏给诸侯、大夫。
成王与其子康王统治时期,合称成康之治,是周代的兴盛时期。后世以“成康之治”评价成王与其儿子周康王的政绩,史称当时天下安宁,四十余年不用刑罚。因此,他在位的二十二年和儿子康王在位的二十五年,前后四十多年,周朝社会安宁,人民安居乐业,成为西周盛世,史称“成康之治”。

康王姓姬名钊,是周成王姬诵的大儿子。钊幼时,喜一爱一读书,尤其喜欢读有关治国谋略方面的书,并一爱一追根求源;加之他天一性一聪敏,才思敏捷,所以到十一二岁的时候,便很通治国之道了。成王见了,觉得后继有人,自然高兴,更是悉心培养。

有一天,成王召集王公大臣们议事,突有内史官入宫禀报:卫氏派人前来报告,说邦氏正鼓动人们造反,现在闹得董地大乱。成王听后大怒,当即便下令出兵镇压,并把目光落在召公身上。召公和周公原为并肩老臣,共同辅佐成王,现在周公已死,辅佐重担落在他一人身上。成王一向谦虚谨慎,特别是对召公,更是事事尊重,每遇大事都要征得召公的同意才去实行。对此,召公心中非常感激,所以,对朝中之事,必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召公明白,成王毕竟是近四十岁的人了,治国要略得心应手,四方诸侯心悦诚服,自己也应维护成王的尊严。今天,召公听说卫氏报告邦氏造反,心中怀疑,本想建议成王先调查清楚,尔后再决定对策;但自己尚未发言,成王已经下令,他怎好当着诸位大臣的面反驳成王呢?故当成王征求他的意见时,只好违心地表示同意。此时,成王世子姬钊年已十四,常随父临朝学习理政;不过,成王给他定的规矩是:只听不语。然而今日,姬钊却一反常态,待召公也同意出兵镇压之后,便当即表示反对。

他说:“对董地动乱之说,我前些日子曾有所闻,那是由于卫氏和邦氏之间的矛盾所造成的,并不是邦氏鼓动人们造反;今只听卫氏一方之词,就出兵镇压邦氏,未免有些不妥。况且邦氏也为大族,弄不好会因小乱而生大乱。儿臣之言,望父王三思。”

成王一听怒道:“这是你说话的地方吗?真是胡言乱语,还不快快退下!”

召公听了,心中大喜,急忙向前对成王说:“世子之言,甚有道理,刚才的确是我考虑欠妥。由此可见,他小小年纪,无论胆识和谋略都已超过老朽了,这实为大周江山社稷之福啊!”

成王见召公也同意姬钊的意见,便消了几分气,低头不语。

召公继续说:“常言说‘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勿庸’。臣愿亲赴董地,弄清详情,然后再禀报大王,决定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