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子胥的好友孙武资料简介

孙武听后连连点头应诺。

孙武来到吴国后,便在吴都姑苏附近住下。一方面潜心研究兵法,著成兵书十三篇;一方面结交从楚国而来的伍子胥。伍子胥原是楚国的名臣,公元前522
年因父亲伍奢和兄长伍尚被楚平王杀害而潜逃到吴国。他立志兴兵伐楚,为父兄报仇。孙武结识伍子胥后,十分投机,结为密友。不久伍子胥与吴公子光结为好友。这时吴国的局势也在动荡不安之中。

田书带孙武回家途中,一语不发,他既为孙儿的才能惊喜,又为他明文暗武而生气。孙武了解爷爷的心思,便向爷爷赔罪说:“请爷爷不要生气,都是孙儿不好,不应该瞒着爷爷习武。但是,我习武并没有丢掉学文,如果真像大王说的那样,将来成为一个文武兼备的人才,你不高兴吗?”

,字长卿,后人尊称其为孙子、孙武子。出生于齐国乐安,具体的生卒年月日不可考大约与(公元前551年-前479年)同时或略晚。孙武的祖先名为妫满,被周天子册封为陈国国君(陈国在今河南东部和安徽一部分,建都宛丘,今河南淮阳),故以陈为氏。后来由于陈国内部发生政变,孙武的直系远祖陈完便携家带口,逃到齐国,投奔。陈完在齐国定居以后,由改陈氏为田氏,故他又被称为田完。田完的五世孙田书,为了齐国大夫,因为在伐莒的战斗中有功,便把乐安封给他作为采邑,并赐姓孙氏。困此,田书又被称为孙书。齐国“四姓之乱”后,孙武离开齐国,到南方的吴国居住,后来辅佐吴王阖闾成就霸业。孙武著作《孙子兵法》,被誉为“兵学圣典”,置于《武经七书》之首。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成为国际间最著名的兵学典范之书。

孙武出身武将世家,代代率军打仗,所以家中男一女老幼无不舞枪弄棒。孙武成长于这样一个家庭,从小自然也喜欢练武带兵。但是,他的爷爷田书却不愿让他习武。田书认为,习武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从他的先祖田完开始,代代戎马荷戟,冲杀疆场,虽然也得到了不少荣誉和封赏,但那都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特别是到了他这一代,两个哥哥先后战死,自己的七个儿子有六个为国殉难,剩下自己和小儿子孙凭仍要征战,只要一天不告老还乡,生命就朝不保夕。田书还认为,历来都是“武将安邦,文臣治国”,武将靠的是力气,文臣靠的是嘴巴;就地位和权力而言,武将也一向不如文臣,因为武将在外征战,往往成年累月地不能回朝,稍有风吹草动,国君就会生疑;文臣则不然,天天在朝辅佐,靠近国君,深得信赖。就此一点而言,他田氏一家,已经受了文臣不少的气。基于上述这些经验教训,到了孙武这一代,又是独根一支,田书是坚决不让他习武了。于是,从孙武三岁起,田书就命专人向他传授诗书礼乐,并且令所有家人从这天起,谁也不准当着孙武的面谈武、习武,要给孙武创造一个学文的良好环境。开始,孙武也的确听话,专心学习诗书礼乐,加之他天资聪慧,一学即会,到五六岁时,不但对所学内容倒背如流,还能释其意,田书见了,很是欢喜。但是,他学文空闲也常常习武,只是不敢让祖父知晓罢了。

齐国新旧势力的斗争和孙书的军功贵族出身,使孙武有机会接受到军事素养方面的教育,学习、积累了比较广泛的军事理论知识,为他后来的兵法研究、著述兵书,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奠定了了良好的基础。孙武少年时生活的齐国,内部矛盾重重,危机四伏。周景王十三年夏,齐国新旧势力之间发生了一次激烈的武装斗争。斗争中,田氏联合鲍氏,打败了栾氏、高氏为代表的旧贵族势力。此事史称齐国“四姓之乱”。在此之后,孙武为了避开复杂险恶的环境,离开了齐国,到南方新兴的吴国居住(沈宝顺先生据《史记·列传》和《左传·昭公十九年》的纪事推测,孙武入吴年代约在齐景公三十一年左右,即在孙武18岁左右)。从此孙武一生事业就在吴国展开了。孙武死后亦葬在吴国,因此《吴越春秋·阖闾内传》就把孙武称为“吴人”。

公元前526年,齐景公准备进攻莒国,在老将田书的陪同下到校场比武选将,应选将领百余人,唯独田书的儿子田凭连发三箭,箭箭正中靶标红心。景公高兴地称赞说:“真是将门出虎子啊!”田书听了,当然也是乐滋滋的。不料,齐景公又别有用心地对田书说:“听说你还有个小孙子,绝顶聪明,想必也很一精一通武艺吧!”田书笑着说:“孙子是有一个,名叫长卿,今年刚刚七岁。不过,对于武功,他是一窍不通,因为,我不让他再走我的老路。为此,从他三岁开始,我便让他练字学文,将来也好为大王输送一名治国相才。”

景公说:“说说看,都读了哪些兵书?”孙武说:“主要是黄帝大将风后的《握奇经》和姜太公的《六韬》。”景公也熟知这两部兵书,便立即选书中的重点部分提了几个问题让孙武回答。孙武对答如流,一字不差。景公听了,惊叹不已,连声称赞:“奇童!奇童!真是少有的奇童。”然后转过身来,对田书说:“田老将军,本王恭贺你有如此出色的一个孙子,这也是齐国之福啊!今后就不要强其所难了,既习文,又学武,文武全才岂不更好?”田书连声称是。接着,景公又把孙武拉到身边,摸一着他的头说:“长卿,你虽明学文,暗习武,但今日看来,你的武功胜于文才,我就赐你名叫武,名副其实嘛!你看如何?”长卿跪地说道:“谢主公。”从此,长卿就改名叫武了。

孙武经爷爷一训,也有些怕了,先望了望爷爷的神态,然后怯生生地走到景公跟前。

景公说:“好,那你也和其他人一样,用箭吧。”孙武点头同意,便去取杯箭。谁料他把弓箭拿在手中,掂了掂,又放下了。

景公高兴得拍手大笑道:“好,真乃将门虎子,名不虚传。”然后又亲切地问:“读过兵书吗?”孙武说:“爷爷不在的时候,偷着翻过一些他的兵书,也记住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