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一个玩笑开出了一国诸侯

姬虞,是周武王最小的儿子,也是成王最小的同父异母弟弟。成王亲政的时候年仅十六岁,他的弟弟此时最多也只有十二三岁。

晋文公,古所谓明君也,亡居外十九年,至困约,及即位而行赏,尚望介子推,况骄主乎?灵公既弑,其后成、景致严,至厉大刻,大夫诛,祸作。悼公以后日衰,六卿专权。故君道之御臣下,固不易耳。
司马迁《史记》
晋在东周时期于各诸侯国中曾是最强的,强于晋文公带领一班智勇之士励精图治;也是列国之中最先灭亡的,亡于君臣、臣臣之间的相互倾轧争斗。这一时期,形形色色的人造就了纷纷纭纭的事,列国时期最乱也最多彩的莫过于晋了。
晋是公元前11世纪周成王分封的诸侯国,立国之初建都在唐,地处现在的山西省西南部。后来迁都在鄂。春秋初年晋
昭候在曲沃(今山西省闻喜县东北)建了个陪都。晋献公时迁都至绛(今山西省翼城县东南),晋景公时又迁都到新田(今山西省曲沃县西北),又称新绛。在不断
地兼并了周邻小国和赤狄之后,于疆土扩张中成为列国最强大的诸侯国之一。其疆域相当于今山西省大部、河北省西南部、河南省北部和陕西省一部分。到了公元前
453年,韩、赵、魏三家灭了智氏一族又瓜分了智伯的封地,形成了三家分晋的局面,晋国已经是名存实亡。到了公元前403年,周天子承认了韩、赵、魏三家
的诸侯地位,晋国走到了终点,消亡于权臣手中。
晋国的始君唐叔姬虞,是周武王的儿子,周成王的庶弟。武王在和姬虞的母亲接合时,姬虞
的母亲梦到天神对武王说:我让你生个儿子,名叫虞,我把唐地赐给他。等到孩子出生,果然是个儿子(叔虞是周武王的第三个儿子),而且孩子的手心上果然有个
虞字,武王因此给他起名叫虞。
周武王逝世,周成王继位,唐地发生了叛乱。成王派周公率兵平定了唐地的叛乱。成王和弟弟姬虞开玩
笑,把桐树叶削成珪的形状送给弟弟说:用这个封你。史佚记录了这句话并请求选择吉日向姬虞兑现封赏。成王说:我是跟他开玩笑呢。史佚说:天子没有开玩笑的
话,话一出口史官就要记载它,礼仪就要完成它,乐章就要歌唱它。成王只好把姬虞封在了唐地。
当时的唐地在黄河、汾河的东边,纵横一百里,姬虞封地在唐,排行老三,因此被称为唐叔虞,所以晋的国姓为姬姓,侯爵。
唐叔的儿子叫姬燮,就是晋侯。 晋侯的儿子姬宁族,就是晋武侯。
武侯的儿子姬服人,就是晋成侯。 成侯的儿子姬福,就是晋厉侯。
厉侯的儿子名叫姬宜臼,就是晋靖侯。 这五代君侯,没有在位年数的历史记载。
晋靖侯在位的第十七年,周地发生国人暴动,第十八年,靖侯去世。儿子姬司徒继位,他就是晋禧侯。
禧候在位十八年,去世后传位给儿子姬籍就是晋献侯。
献侯在位十一年去世,传位给儿子姬费王,就是晋穆侯。
穆侯在位二十七年,去世后弟弟姬殇叔夺取了君位,太子姬仇出国流亡。四年后,太子姬仇率领支持者袭击姬殇夺回了君位,这就是晋文侯。
文侯在位三十五年,去世后儿子姬伯继位,就是晋昭侯。
公元前740年,昭侯把叔叔姬成师封在曲沃。曲沃的城邑比当时晋的都城翼还要大。姬成师在曲沃号称桓叔。靖侯的庶孙奕宾做他的相。桓叔这时已经五十八岁
了,他重视德行的修为,晋国的百姓都很遵从他。到了昭侯七年,晋国的大臣潘父杀了昭侯,潘父迎桓叔入主晋国,却被国人赶回曲沃并杀了潘父。晋国贵族共同立
昭侯的儿子姬平为国君,这就是晋孝侯。
晋孝侯八年,也就是公元前732年,曲沃桓叔去世,儿子姬鳝接位,号为曲沃庄伯。孝侯十五年,曲沃庄伯在翼城杀了孝侯。晋国人进攻庄伯,迫使他不得不退回曲沃。晋国人又共同扶立孝侯的儿子姬郄(qiè)为国君,这就是晋鄂侯。
晋鄂侯在位六年去世。曲沃庄伯听说鄂侯去世,就发兵讨伐晋国。周平王派虢公率兵讨伐曲沃庄伯,庄伯又退保曲沃。晋国贵族又扶立鄂侯的儿子姬光继位,这就是晋哀侯。
晋哀侯二年,也就是公元前716年,曲沃庄伯去世,儿子姬称继位,号称曲沃武公。哀侯八年,晋国进攻陉庭(今山西省曲沃县东北),陉廷和曲沃武公合谋在汾水旁联合攻打晋国并俘虏了哀侯。晋国人就立哀侯的儿子姬小子为国君,这就是小子侯。
小子候元年,也就是公元前709年,曲沃武公派韩万杀死了被俘的晋哀侯,曲沃的势力越发强大。到了晋小子侯四年,曲沃武公诱杀了小子侯。周桓王派虢仲率兵攻打曲沃武公,武公又退回曲沃。桓王和晋国人扶立晋哀侯的弟弟姬缗为晋侯。
晋侯湣在位的第二十八年,也就是公元前679年,曲沃武公攻打晋侯缗,灭了晋国。为取得周天子的册封,就用晋国几乎全部的珍宝器物贿赂周禧王,禧王下令承认曲沃武公的国君地位,正式确立了他的诸侯身份。从此晋国全部土地为曲沃武公所有。
曲沃武公更改名号为晋武公,定都于绛,仍然沿用晋为国号。晋的家族内讧以君位易位宣告结束。
晋武公代晋的第二年去世,儿子献公姬诡诸继位。这一年是公元前676年。
豆腐账结束,乱戏继续上演。

姬虞聪敏过人,富有心计,很得成王喜欢。每逢朝见完毕,成王便在院子里和姬虞一起散步谈心,或做各种游戏玩耍。姬虞见成王年龄虽小,但上朝时却很一精一神,也很威风,从内心羡慕。他想,哥哥成王待自己虽好,但在朝中却公事公办,毫不讲私情。自己伸手要官,哥哥是决不会同意的,闹不好还要挨一顿批评,只能见机行一事。

有一天,秋高气爽,兄弟俩又一起在院子里高谈阔论,很是投机。忽地一阵秋风吹来,梧桐树上簌簌地掉下几片叶子,有两片恰巧落在成王的头上。

成王取下桐叶,拿在手中,若有所思地对弟弟说:“秋天到了,桐叶开始落了。我记得从前伯禽(周公的长子,被封在鲁国为侯,曾以平定淮夷和徐戎叛乱建功)在这里的时候,就常和我捡桐叶玩,现在他又到前方打仗去了,不知近日胜负如何?”

姬虞乘机故作羡慕的样子道:“伯禽哥现在玩的可不是桐叶了,而是刀枪,他多快活呀!再退一步说,他现在就是不玩刀枪,也有玉圭了。”

成王见小弟那一脸羡慕的神态,又有如此大志,一时高兴,便将一片桐叶用小刀削成玉圭的样子,递给姬虞,笑着说:“好弟弟,既然你喜欢刀枪和玉圭,我就把这个玉圭送给你吧!”

玉圭是古代帝王诸侯举行礼仪时所用的玉器。封玉圭就等于封侯。姬虞见成王把桐叶削成玉圭送给他,明知是玩笑,却将计就计,立即接过,学着诸侯的样子,将桐叶玉圭放在胸前,跪地谢恩。对此,成王根本没当回事,哥俩又嬉笑了一阵,便各自回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