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神童故事_二十二、鲍牧智辩胜相国

鲍牧,齐景公在位时期的重要谋臣,幼时好学,善于辞令。在他刚刚六岁的时候,就以敢与相国争论是非而被称为神童。

齐景公和先祖齐桓公有很多共同点。他们在位时间都足够长,齐桓公执政四十二年,齐景公在位五十八年。齐桓公有贤相管仲辅佐,齐景公同名臣晏子相得益彰。齐桓公九合诸侯,称霸春秋,齐景公虽然没有让齐国成为霸主国家,也让齐国有了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齐桓公晚年没处理好继承人问题,让齐国陷入了混乱,齐景公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却导致齐国改姓了田。

故事约发生在公元前521年的春天。当时有个叫田无宇的,在齐庄公时被封为相国。此人多有才学,谦恭有礼,广交天下有才之士,据史料记载,他家有食客三千余人。这年四月的一天,正值相国生日,朝中大小辟员纷纷送礼祝贺,有的送来金银珠宝,有的送来古玩字画,有的送来珍禽异兽,也有的送来牛羊和美酒。不管礼物轻重,田相国一律热情招待,不分厚薄。

图片 1

鲍牧的父亲名叫鲍宇,是个地方小辟,曾经做过田家的食客。今日听说相国生日,也想带些礼品前去祝贺,但他为官清廉,实在拿不出什么贵重物品可送,心中很是发愁。

据《史记齐太公世家》和《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记载,齐景公晚年的时候,太子先他一步去世了。齐景公有一个宠爱的芮姬,芮姬生了个儿子姜荼,就想把姜荼立为太子。本来嘛,齐景公的公子很多,有德有才的也不少,这个芮姬出身低微,姜荼年纪还小,很不适合做接班人。大夫们害怕齐景公犯糊涂,纷纷进言,希望从年长的公子里选一个做太子。

鲍牧知道后,对父亲说:“我家有自种的瓜果和新鲜蔬菜,送去两担,说不定比别人送金银珠宝还会令相国高兴呢!”

这个时候晏子已经去世了,齐景公习惯了芮姬的温柔乡,一心想里立姜荼,又觉得大家都不同意,不好开口,就打起了太极。你们不要操心这个了,好好过眼前的日子,这么大个国家,还愁没有国君吗!

鲍牧的父亲一想,觉得有理,便带着小鲍牧,令人挑着两担瓜果蔬菜来到相府。

当年秋天,齐景公就不行了,临终之前,他还是把姜荼立为太子,让国氏和高氏两大家族辅助他。也是害怕后面出乱子,又还下令把其他公子赶出了国都。齐景公一死,姜荼就继位了,后人称他为晏孺子。公子们看看小弟弟继位了,后妈掌权了,害怕被迫害,就纷纷逃到了其他国家。其中,公子阳生逃到了鲁国。

田相国一见,大为称赞说:“这才是最有意义的礼物,难为你想得如此周到!”鲍宇听了,心中很高兴。

齐国有个大夫叫田乞,跟公子阳生关系一直很好,田乞很有野心,齐国有两大常盛家族国氏和高氏,田乞想让田家跟他们一样有地位。国氏和高氏的当家人分别是高昭子和国惠子,田乞很有心计,他在高昭子和国惠子面前总是一副恭敬的姿态,还经常给他们打小报告,你们两位尊贵的大人这么尊贵,很多大夫都很眼红,你们要小心提防一点。

正在这时,有位客人抬进一条几百斤重的大鱼,还有一只用笼子装的珍奇大雁。众宾客见了,无不赞美称奇。

那头刚撒了谎,田乞转过头来又换了一副面目,他跟大夫们在一起咬耳朵,高昭子这个人太可怕了,他想把你们都除掉,先下手为强,我们还是联合干掉他们吧。众大夫听田乞这个门里人都这么说了,就信以为真了。

那位客人对田相国见礼说:“小人听说相国生日,无以相报,特从南海觅来此物,望大人笑纳!”

一个合适的日子,田乞和另一个有势力的鲍牧动手了,他们带领众大夫的军队攻击在宫里的高昭子,晏孺子的军队跟大夫联军就打成了一团。国惠子听说以后,赶紧带兵来救援,不久以后分出了胜负,国惠子逃到了莒国,高昭子被杀掉了,两大家族就这样被踩平了。

他本以为田相国见了,也会大为欣赏。但是,相国见了只微微一笑,尔后才捋着胡须说:“看来上天对它的子孙臣民关心备至啊!它不但会令高山大地长出五谷供我们生存,还令江河特意产出如此大的美味和珍禽供我们享用。要说感谢的话,这真是要好好感谢上天啊!”

田乞并没打算放过晏孺子,他偷偷把公子阳生从鲁国接到家里,然后请众大夫到家中吃饭。大家正喝的尽兴,下人抬进来一个大口袋,放到宴席中间。大家很纳闷,这是要添一个什么菜哪?就看见口袋里钻出一个人,正是公子阳生。

其他宾客听了,争相奉承。有的说:“相国真是妙语惊人,实在令人敬佩。”

田乞站了起来,给大家介绍介绍啊,这是我们的新国君。大伙顿时就明白了,原来酒是这么喝的,现在田家是老大,你说是谁就是谁吧,就打算提前向新国君下拜。田乞一激动,又撒了一个谎,这是我和鲍牧一起商量决定的。鲍牧刚放下酒杯,吓的一口喷了出来,他斜着眼睛看田乞,颤巍巍的说到,你忘了景公的遗命吗?

也有的说:“相国高瞻远瞩,真是社稷之福!”

这下子尴尬了,田乞酒精进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公子阳生害怕了,他赶紧上前给鲍牧磕了一个头,您要是想立我,我就干,你不同意,那就算了,算了!这个头把鲍牧给磕的有点醒酒了,不对啊,冲动了,他赶紧改口,冲着田乞说到,哎,都是景公的儿子,没什么不可以的。

还有的说:“此虽为上天之德,但更是相国之德啊,感动上天,赐此奇鱼佳雁!”

就这样,田乞和众大夫盟誓,承认公子阳生为新国君,这就是齐悼公。齐悼公马上进宫,杀掉了晏孺子,赶走了后妈芮姬。田乞坐上了相国的宝座,田家成为齐国最有权势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