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5

妓女站街60年,拉客到74岁,等着一个永远等不到的嫖客…

导读:一生坚持同一份工作,有多少人做到了?如果有人做到,那应该是有太多的牵绊…
2006年4月15日在日本上映一个纪录片《横滨玛丽》,让无数人心酸落泪。
纪录片的主人公是个风雅犹存的

2006年4月15日在日本上映一个纪录片《横滨玛丽》,让无数人心酸落泪。

一生坚持同一份工作,有多少人做到了?如果有人做到,那应该是有太多的牵绊…

图片 1

2006年4月15日在日本上映一个纪录片《横滨玛丽》,让无数人心酸落泪。

纪录片的主人公是个风雅犹存的老妇人,是一个游荡于横滨街头数十年的卖春女郎。

纪录片的主人公是个风雅犹存的老妇人,是一个游荡于横滨街头数十年的卖春女郎。

她每天都如艺妓一般,涂着厚厚的白粉,穿着白色的纱裙,满头银发细细梳起,拖着自己唯一的行李。

她每天都如艺妓一般,涂着厚厚的白粉,穿着白色的纱裙,满头银发细细梳起,拖着自己唯一的行李。

白天游离街市,夜晚睡大厦过道,直至1995年突然消失。

白天游离街市,夜晚睡大厦过道,直至1995年突然消失。

图片 2

她的名字叫做西冈雪子,出生在一个混乱的年代,当时盟军的轮番轰炸让这个岛国变得破败不堪。

她的名字叫做西冈雪子(玛丽),出生在一个混乱的年代,当时盟军的轮番轰炸让这个岛国变得破败不堪。

极目望去,尽是混凝土的残骸,还有扭曲的、犹如怪物般的钢筋骨架。如果你走运,也许还能发现一些血肉模糊的东西——那已经不能被称作尸体了。迎面而来的风中,只有呛鼻的粉尘,以及日本人绝望的心情。

极目望去,尽是混凝土的残骸,还有扭曲的、犹如怪物般的钢筋骨架。如果你走运,也许还能发现一些血肉模糊的东西——那已经不能被称作尸体了。迎面而来的风中,只有呛鼻的粉尘,以及日本人绝望的心情。

玛丽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图片 3

战乱中死去的父亲,霸占所有家产的弟弟,都让她感到寒心。

玛丽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战争结束,男人们败得稀里哗啦,女人们还在战斗。

战乱中死去的父亲,霸占所有家产的弟弟,都让她感到寒心。

“做新女性——涉外俱乐部招聘女性事务员,包吃住服装,高收入,限十八至二十五岁女性。”——1945年9月20日,一则广告攫住了她的目光。

战争结束,男人们败得稀里哗啦,女人们还在战斗。

战后的家园满目疮痍,当时的日本,连男人都找不到工作,更何况是女人。一看见有招工的广告,失业者们立刻一拥而上。当天,就有几千人来报名。三个月内,各地应聘的女性达到六万人之多。

“做新女性——涉外俱乐部招聘女性事务员,包吃住服装,高收入,限十八至二十五岁女性。”——1945年9月20日,一则广告攫住了她的目光。

玛丽并不知道这则广告要她做的真正工作是什么。政府背景,在全国报刊上的公开广告,使她信任不疑。

图片 4

她此后的命运,是日本历史上至今不愿提起的一页。

战后的家园满目疮痍,当时的日本,连男人都找不到工作,更何况是女人。一看见有招工的广告,失业者们立刻一拥而上。当天,就有几千人来报名。三个月内,各地应聘的女性达到六万人之多。

咋一看这跟普通招工广告并没什么区别。但是,发放这则广告的,是日本政府东京警视厅参加设立的RAA协会。

玛丽就是其中一个。

没日没夜,美国兵嚼着口香糖在外面排队等候,女人们在屋子里形同牲畜,根本没有拒绝的自由。她们最高一天接客55人,这些属于人的感觉,再也没有了。

玛丽并不知道这则广告要她做的真正工作是什么。政府背景,在全国报刊上的公开广告,使她信任不疑。

由于美国大兵日益泛滥的花柳病,1946年,占领军司令部以“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为由,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

图片 5

于是,慰安妇们带着满身的疮痍,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被赶到了街上。或许,从踏入这一行开始,她们信仰的天照大神就已背弃了她们,让她们自己在地狱里慢慢地沉沦、静静地自生自灭。

她此后的命运,是日本历史上至今不愿提起的一页。

这些丧失生活成本、没有谋生能力的女人,只能继续从事色情行业。

咋一看这跟普通招工广告并没什么区别。但是,发放这则广告的,是日本政府东京警视厅参加设立的RAA协会(特殊慰安设施协会)。

她们被称作“潘潘”,她们站在美军经过的街道两侧,嘴上抹着廉价浓重的口红,穿着暴露的裙子,摆出各种妖娆的表情,出卖色相,只为了一点微薄的收入。

没日没夜,美国兵嚼着口香糖在外面排队等候,女人们在屋子里形同牲畜,根本没有拒绝的自由。她们最高一天接客55人,这些属于人的感觉,再也没有了。

她们用肉体和眼泪,替自己的国家还债。

由于美国大兵日益泛滥的花柳病,1946年,占领军司令部以“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为由,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

好在,年轻的玛丽不仅容貌艳丽,还会画画,弹琴。她更是能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这样的她在当时的风尘花町也曾名噪一时。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她自已选择客人。

图片 6

她一直都不像其他“panpan”那样摆弄风骚、娇嗔拉客。在众人的描述中,她清高且骄傲,有一些才华,打扮得像皇后一样高贵,自尊心很强,但是见人会很礼貌地打招呼…

于是,慰安妇们带着满身的疮痍,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被赶到了街上。或许,从踏入这一行开始,她们信仰的天照大神就已背弃了她们,让她们自己在地狱里慢慢地沉沦、静静地自生自灭。

后来,她和一位美国军官热恋了,玛丽跟着这位美国军官来到横须贺。

这些丧失生活成本、没有谋生能力的女人,只能继续从事色情行业。她们被称作“潘潘”(panpan),她们站在美军经过的街道两侧,嘴上抹着廉价浓重的口红,穿着暴露的裙子,摆出各种妖娆的表情,出卖色相,只为了一点微薄的收入。

1954年在横须贺,玛丽33岁,当时的她风韵满满,装扮很有欧美风格,是很多人点名要见的“panpan”,那时候大家都叫她“皇后陛下”…

她们用肉体和眼泪,替自己的国家还债。

这时候的她,本该是幸福的,但是,生活总是充满着意外。她相恋的美国军官要离开这里,要回到自己的国家。

图片 7

那天,玛丽去送行,有人说当时看到玛丽和一个男人拥吻,邮轮起航,玛丽跟着邮轮跑,邮轮已经走远,玛丽开始站在那里唱歌,引来了不少人,那个场景那么悲伤…

好在,年轻的玛丽不仅容貌艳丽,还会画画,弹琴。她更是能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这样的她在当时的风尘花町也曾名噪一时。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她自已选择客人。

从那以后,玛丽就留在了横滨的大街上,因为美国军官说会回来找她…

图片 8

当时根岸家作为横滨最有名的酒场,在那里聚集了三教九流,玛丽就在那里立足拉客…

她一直都不像其他“panpan”那样摆弄风骚、娇嗔拉客。在众人的描述中,她清高且骄傲,有一些才华,打扮得像皇后一样高贵,自尊心很强,但是见人会很礼貌地打招呼…

一直到1980年,根岸家因为发生火灾而消失,后来占领军也撤退,当时玛丽59岁,她早就拉不到客人了,她有老家,可是她不愿意离开,于是在这里开始了居无定所的生活…

图片 9

她依然一丝不苟地画着浓浓的妆,穿着蕾丝长裙和高跟鞋,游走在横滨大街上。

后来,她和一位美国军官热恋了,玛丽跟着这位美国军官来到横须贺。

她说:“如果说我是一个妓女,那么我永远是一个妓女。作为一个妓女的本分,我会一直做下去。”

1954年在横须贺,玛丽33岁,当时的她风韵满满,装扮很有欧美风格,是很多人点名要见的“panpan”,那时候大家都叫她“皇后陛下”…

图片 10

这时候的她,本该是幸福的,但是,生活总是充满着意外。她相恋的美国军官要离开这里,要回到自己的国家。

那天,玛丽去送行,有人说当时看到玛丽和一个男人拥吻,邮轮起航,玛丽跟着邮轮跑,邮轮已经走远,玛丽开始站在那里唱歌,引来了不少人,那个场景那么悲伤…

图片 11

从那以后,玛丽就留在了横滨的大街上,因为美国军官说会回来找她…

当时根岸家作为横滨最有名的酒场,在那里聚集了三教九流,玛丽就在那里立足拉客…

一直到1980年,根岸家因为发生火灾而消失,后来占领军也撤退,当时玛丽59岁,她早就拉不到客人了,她有老家,可是她不愿意离开,于是在这里开始了居无定所的生活…

图片 12

她依然一丝不苟地画着浓浓的妆,穿着蕾丝长裙和高跟鞋,游走在横滨大街上。

她说:“如果说我是一个妓女,那么我永远是一个妓女。作为一个妓女的本分,我会一直做下去。”

图片 13

年代不同了,人们看到年老色衰的玛丽像幽魂一样每日出现在街头,很多人见了她会害怕,会嫌弃,她被视为耻辱,没有人愿意碰玛丽用过的东西,还被警察带走过,对她的曾经大家虽缄默不言,但都充满了鄙薄…

图片 14

横滨的很多地方都会把她拒之门外,比如说她常去的理发店。

还没进门,就有其他客人抱怨她的到来,对理发店老板娘说:“如果她还来这里做头发的话,我们就不来了。”

理发店老板娘无奈,只好告诉玛丽让她今后不要再来了。而玛丽鞠了个躬,有些失望地说:“真的不可以了吗?”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没有埋怨也没有抗议,她只是遗憾地说:“是这样啊,那好吧”,然后默默离开了。

图片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