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客人》李女婿重拾“汤面梦” 夸下“海口”要卖一百碗【组图】

“当然,当然,请里边坐!”

韩国综艺节目《亲爱的百年客人》最新一期讲述了李女婿李满基用自行研发的“满基汤面”再次试图实现自己开汤面店梦想的故事。

丈夫一边这么回答,却一边多丢进半团面条到滚烫的锅子里,站在旁边一直微笑着看着他的妻子说:“你看起来挺呆板的,心地倒还不错嘛!”丈夫默默的盛好一大碗香喷喷的面交给妻子端出去。

但是为了完成自己百位客人的目标,李女婿不敢懈怠。为了招揽生意,他还来到海边进行试吃活动,但没想到晚上的客人并没有中午那么多,李女婿只得遗憾地再次放弃开汤面店的梦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不一会儿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同声夸赞:“真好吃,谢谢!”并且微微的鞠了一躬,走出面馆。“谢谢你们!新年快乐!”老板和老板娘同时这么说。

原标题:《百年客人》李女婿重拾“汤面梦” 夸下“海口”要卖一百碗【组图】

“妈!哥哥!真是太好了,不过以后请让小淳继续做晚饭。”

准备做好后终于开张了,此时正好有12名客人走了进来。第一次做生意的李女婿显然慌了手脚,一时不知该从何做起。经过一番努力,汤面终于做好了,得到了客人们的交口称赞。此后,也持续有客人进进出出,一中午竟招待了42位客人。

每天忙着忙着,不知不觉很快的又过了一年。又到了12月31日这一天;迎接新的一年,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兴旺。比去年除夕夜更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过了十点,老板娘走向店门前,正想将门拉下的时候,店门又再度轻轻的被拉开,走进来了一位中年妇人另外带着两个小孩。

在中兴里面条大赛中,李女婿不幸败北,开汤面店的梦想也随之破灭。谁知在偶然的机缘巧合下,熟人因为休假汤面店关门一天,使李女婿得到暂时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这次,他拿出了自己研制许久的独家配方,想要得到人们的认可。

“不行,这样做他们会不好意思的。”

“作文读完了,老师说:小淳的哥哥今天代表妈妈来了,请上来说几句话。”

秘制汤面由鸡汤做成,李女婿信誓旦旦地称自己的汤面比美食家白钟元做的还要好吃,还夸下“海口”要卖出一百碗。丈母娘虽然不理解女婿为什么对汤面有这么深的执念,但还是帮助女婿做好了准备工作。

“是的!两碗汤面!马上就好了呦!”老板一边应声,一边丢进了三团面进去。

第二年、第三年,二号桌仍然空着,三个母子都再没有出现。

责任编辑:

“我们礼貌上先来拜访这家医院,顺便去父亲的墓前祭拜,和曾经想当面店大老板未成,现在在京都银行就职的弟弟商量,有一个最奢侈的计划……就是今年除夕,母子三人要来拜访札幌的北海亭,吃三人份的北海亭汤面。”

“请进!请进!”老板娘热情的招呼着。望着笑脸相迎的老板娘,母亲战战兢兢的说:“麻烦……麻烦煮两碗汤面好不好?”

“好香……好棒……真好吃!”

“谢谢!祝你们新年快乐!”望着这母子三人的背影,老板夫妇俩反复谈论了许久。

又过了很多个12月31日。

第三年的除夕夜,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的好,老板夫妇彼此忙到甚至都没时间讲话,但是过了九点半,两个人开始都有点不安了起来。十点到了,店员们领了红包也回去了,主人急忙将墙壁上的价目表一张一张往里翻,把今年夏天涨价的:“汤面一碗二百元”那张价目表,重新写上一百五十元。二号桌上面,三十分钟前老板娘就先放上一张“预约席”的卡片。

“明年能够再来吃,就好了!”……

“啊?!妈妈,真的呀?”

“为什么?”

老板娘就讲述关于一碗汤面的故事给大家听,那张旧桌子放在中央,对自己好象也是一种鼓励,而且说不定哪一天那三个客人还会再来,希望仍然用这张桌子来欢迎他们。

北海亭附近的商店主人,到了除夕这天打烊以后,都会带着家眷集合到北海亭来吃面,一边吃,一边等着听除夕的钟声,然后大家一起到神社去拜拜,这是五六年来的习惯。

“真的?那你怎么办?”

“今年还能吃到北海亭的面,真不错!”

“好的,请这边坐!”老板娘招待他们坐到二号桌,赶快若无其事的将那“预约席”的卡片藏起来,然后向里面喊着:“两碗汤面!”

“哎,这个我们知道呀!”哥哥这么回答。

《百年客人》李女婿重拾“汤面梦” 夸下“海口”要卖一百碗【组图】。又过了一年。北海亭面馆过了晚上九点,二号桌上又放了一块“预约席”的卡片等待着,但是那母子三人并没出现。

“作文是这样写的:爸爸车祸了,留下很多债务,为了还债,妈妈从早到晚拚命工作,连我每天早晚认真送报的事,弟弟也全部写出来了。”“还有,12月31日晚上,我们母子三人共同吃一碗汤面,非常好吃……三个人只叫一碗汤面,面店的伯伯和伯母竟然还向我们道谢,并且祝我们新年快乐!那声音好象在鼓励我们要坚强勇敢的活下去,赶紧把爸爸留下的债务还清!”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许多客人都觉得奇怪,这样问。

“本来应该缴到明年三月的,但是今天已全数缴完了!”

老板娘偷偷的在丈夫的耳朵旁说着:“喂,煮三碗给他们吃好不好?”

母子三人围着那碗面,边吃边谈论着,那些对话也传到了老板和老板娘的耳朵里。

“是这样的,你们过世的爸爸所造成八个人受伤的车祸,保险公司不能支付的部份,这几年来每个月都必需缴五万元。”

“我也要继续送报纸。小淳,加油!”

一直站在厨台里听他们对话的老板夫妇突然失去踪影,原来他们蹲下来,一条毛巾一人抓一头,拼命擦着不断涌出来的泪水。

“当然….当然可以,请这边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