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1938年2月16日 京剧名家杨小楼病逝

杨小楼

图片 1

1938年2月16日,着名武生演员杨小楼因病逝世。杨小楼幼年入小荣椿科班,从杨隆寿、杨万青、姚增禄、范福泰等习武生,24岁在北京搭宝胜和班,戏报上书“小杨猴子”,很能叫座。后赴天津下天仙茶园,以《艳阳楼》等剧轰动津门。再返京后搭入谭鑫培的同庆班,声名大振,并得谭鑫培、俞菊笙、王楞仙等人的指点。艺更精进。28岁,进升平署,从此成为内廷供奉,常在宫中演唱,声誉更隆。1912年,杨小楼首次赴上海,连演40天,戏目不重。1921年,崇林社编排《霸王别姬》,1922年旧历正月,在第一舞台首演。此后,每有大义务戏,总是以杨小楼、梅兰芳的这出《霸王别姬》为压台大轴。“七·七”事变后,北平沦陷,杨小楼再不公演。

慈禧太后唱戏,有注意事项吗?

杨小楼杨小楼

当然有,而且还挺多。

晚清京剧名家杨小楼最大的机遇就是到清宫唱过戏,当过内廷供奉,并受到慈禧太后的赏识。慈禧看过杨小楼的戏,说道:“这猴儿真不赖!”“猴儿”就是指杨小楼。慈禧的喜爱虽并不等于广大戏迷的喜爱,但杨小楼的身价却因此提高了。有一次,杨小楼在宫里演《连环套》,戏中有句台词是“兵发热河”。这句词使得慈禧极为恼怒,因为咸丰皇帝死在热河,属于“犯忌”。可慈禧看杨小楼这出戏真是过瘾,所以才未被禁演,只把“兵发热河”改成了“兵发口外”而敷衍了过去

第一,不准演和“羊”有关的戏。理由?因为慈禧太后属羊。这样一来,《变羊记》、《苏武牧羊》、《龙女牧羊》都不能唱了。这不算完,唱词里也要避讳“羊”,比如当时常演的《玉堂春》里有一句:“苏三此去好有一比,好比那羊入虎口有去无还。”为了避开“羊”字,伶人陈德霖在供奉内廷的时候只得改唱:“好比那鱼儿落网有去无还。”
而“十三旦”在宫中演《玉堂春》,仍按照原词唱,就被驱逐出宫——他还不知犯了什么过错而遭到如此的下场。这还不算完,老生王福寿在宫外跟人合伙开了间羊肉铺,这也犯了忌讳。慈禧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再不打赏于他,还吩咐下边:“不许给王四赏钱,他天天剐我,我还赏他?”

第二,慈禧太后大概是清代女权主义者的先声——她决不允许唱词中出现一句辱骂女人的话。有一次,宫里演《翠屏山》,演员在台上正唱着呢,慈禧突然下令停止,让人把戏提调传来责问道:“今儿这戏是怎么唱的?还想不想当差了?”戏提调挨了训斥却还莫名其妙,不知什么地方冒犯了至高无上的太后老佛爷。后来向内侍请教,才知道是唱词中有一句“最狠不过妇人心”犯了大忌讳——当着太后的面唱这一句,只挨了一顿骂没挨板子、没掉脑袋还算是走运的呢。相比之下,净角麻穆子就倒霉多了,有一次唱《双钉记》,他老老实实按祖宗传下的本子唱了句“最毒莫过妇人心”,惹得太后勃然大怒,立即传旨将他重打了八十大板。

展开剩余74%

图片 2

此外,在太后面前唱戏,尤其是在太后生日前后连演九天大戏的节骨眼儿上,唱词中“杀”、“死”、“亡”一类不吉利的字眼更是大大地犯忌讳。怎么办呢?只有靠伶人们的时刻警觉了。一旦祸从口出,只怕身家性命立即不保。有一次,正逢慈禧大寿,宫中上演大戏,老太后点了一出《战太平》。主角谭鑫培在即将唱到“大将难免阵头亡”那一句的时候,灵机一动,改成了“大将临阵也风光”,慈禧太后听了很是高兴,当场打赏——至于谭鑫培临时改的唱词是否符合剧情,她老人家是压根不管的。

慈禧太后自己听戏各种避讳,却乐意把各种“晦气”加给她的政敌光绪皇帝。戊戌政变之后,宫里最爱演的戏是《天雷报》,这是一出养子得中状元之后,不认养父母,最后遭到雷劈的戏。这出戏此时在宫里演出的时候,西太后特意要求加到五个雷公和电母,狠狠地劈那不孝子,同时将不孝子换成小花脸,一副小丑模样——这明摆着是讽刺光绪皇帝不孝。对光绪的怨恨,西太后至死未消。在1908年的农历六月二十六日,光绪37岁生日的前一天,西太后特意安排在皇帝的“万寿节”前夕,演出三国戏《连营寨》。这出戏演的是刘备为关羽和张飞报仇,兴师伐吴,最后失败的故事。戏里刘备是主角,有一段哭祭关羽和张飞的戏,满台白盔白甲白旗号,气氛极其压抑。在皇帝生日时演这种哭灵戏,无疑是一种别有用心的诅咒。

慈禧太后有自己喜欢的角儿吗?